当今儿童分析

自梅兰妮克莱恩投入儿童分析近百年来,她的思考和观点,为临床工作者与专家学者提供了丰富的基础,深化人们对儿童情绪世界的理解。 精神分析理论家如Donald Winnicott、Wilfred Bion 和Edna O’Shaughnessy,都针对婴儿和照顾者之间复杂的心理动力,提出更多延伸的识见。 今日的临床工作者,仍针对婴儿期至成年前期的儿童青少年族群及其家庭,透过直接治疗及咨询,持续在不同的情境中运用这些理论,并延续发展。

下列各主题都含英语推荐阅读列表,请了解推荐清单,请访问英文版页面

婴儿观察与儿童心理治疗训练

克莱恩对婴儿的情绪世界着迷不已,于是近距离观察婴儿对愉悦、痛楚和挫折的种种反应。

「我看过只有三周大的宝宝,会暂时停下吸吮,玩起妈妈的乳房,或是看向妈妈的脸庞。 我也观察到,即便可能仅两个月大的小宝宝,就会在喂饱肚子后仍清醒时,躺在妈妈的腿上,看着妈妈,听着她的声音,用脸部表情做出回应。 这一切就像是妈妈和宝宝之间在进行一场爱的对话。 」

克莱恩,〈婴儿行为观察〉(On observing the behaviour of young infants, 1952)

1948年,儿童分析师Esther Bick在伦敦塔维斯托克中心(Tavistock Clinic),开始将一周一次的婴儿观察,纳入儿童心理治疗训练的核心。 自此之后,精神分析式婴儿观察开始大量推行,不仅一直是塔维斯托克中心和许多机构在训练儿童心理治疗师时,最主要的训练之一,目前更是完成英国精神分析学院(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的儿童与成人精神分析训练,以及众多单位成人心理治疗训练的必备条件。 在英国各地、部分欧洲地区与美国,婴儿观察广泛用于许多专业训练的训练课程当中。

症状与诊断

克莱恩的儿童病人呈现出各式各样的心理障碍,包括强迫性焦虑、妄想、攻击、夜惊、便溺问题、学习受限、以及临界精神病反应。 许多在今日会诊断为精神相关疾患。

当今的儿童心理治疗师,依旧会对精神疾患儿童进行治疗,有些儿童同时会接受药物治疗,像是亚斯柏格、自闭症,或注意力不足障碍。 其他具各种特殊需求、学习障碍与发展迟缓的儿童,也有机会接受心理治疗。

重大创伤与困境

儿童心理治疗师亦会与遭遇重大困境的儿童与家庭进行治疗,包括遭受性侵害、忽略和暴力的儿童;治疗的对象也可能是失亲的寻求庇护者、难民、误入帮派的青少年、屡遭政府重新安置的儿童、自伤的青少年、酷刑受害者、急性或慢性医疗病人。

提供其他专业人士咨询

第一线与儿童工作的专业人员,如医师与护士、家庭律师、社工师、少年犯罪协助人员、教师或早期托育人员,皆有可能因特定的儿童或情境,向分析取向治疗师寻求咨询。 克莱恩的投射─认同概念,以及移情与反移情影响的观点,特别能够协助相关专业人员理解脆弱或受创儿童的扰乱行为。

理解人类的童年

许多儿童心理治疗师已针对各种议题发表论述,亦透过不同形式,对当代儿童与亲职领域的探讨有所贡献,也包括跨足政治、文学和艺术领域。

返回儿童分析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