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兒童分析

自梅蘭妮克萊恩投入兒童分析近百年來,她的思考和觀點,為臨床工作者與專家學者提供了豐富的基礎,深化人們對兒童情緒世界的理解。精神分析理論家如Donald Winnicott、Wilfred Bion 和Edna O’Shaughnessy,都針對嬰兒和照顧者之間複雜的心理動力,提出更多延伸的識見。今日的臨床工作者,仍針對嬰兒期至成年前期的兒童青少年族群及其家庭,透過直接治療及諮詢,持續在不同的情境中運用這些理論,並延續發展。

下列各主題皆含英文推薦閱讀清單,欲瞭解推薦清單,請造訪英文版頁面

嬰兒觀察與兒童心理治療訓練

克萊恩對嬰兒的情緒世界著迷不已,於是近距離觀察嬰兒對愉悅、痛楚和挫折的種種反應。

「我看過只有三週大的寶寶,會暫時停下吸吮,玩起媽媽的乳房,或是看向媽媽的臉龐。我也觀察到,即便可能僅兩個月大的小寶寶,就會在餵飽肚子後仍清醒時,躺在媽媽的腿上,看著媽媽,聽著她的聲音,用臉部表情做出回應。這一切就像是媽媽和寶寶之間在進行一場愛的對話。」


克萊恩,〈嬰兒行為觀察〉(On observing the behaviour of young infants, 1952)

1948年,兒童分析師Esther Bick在倫敦塔維斯托克中心(Tavistock Clinic),開始將一週一次的嬰兒觀察,納入兒童心理治療訓練的核心。自此之後,精神分析式嬰兒觀察開始大量推行,不僅一直是塔維斯托克中心和許多機構在訓練兒童心理治療師時,最主要的訓練之一,目前更是完成英國精神分析學院(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的兒童與成人精神分析訓練,以及眾多單位成人心理治療訓練的必備條件。在英國各地、部分歐洲地區與美國,嬰兒觀察廣泛用於許多專業訓練的訓練課程當中。

症狀與診斷

克萊恩的兒童病人呈現出各式各樣的心理障礙,包括強迫性焦慮、妄想、攻擊、夜驚、便溺問題、學習受限、以及臨界精神病反應。許多在今日會診斷為精神相關疾患。

當今的兒童心理治療師,依舊會對精神疾患兒童進行治療,有些兒童同時會接受藥物治療,像是亞斯柏格、自閉症,或注意力不足障礙。其他具各種特殊需求、學習障礙與發展遲緩的兒童,也有機會接受心理治療。

重大創傷與困境

兒童心理治療師亦會與遭遇重大困境的兒童與家庭進行治療,包括遭受性侵害、忽略和暴力的兒童;治療的對象也可能是失親的尋求庇護者、難民、誤入幫派的青少年、屢遭政府重新安置的兒童、自傷的青少年、酷刑受害者、急性或慢性醫療病人。

提供其他專業人士諮詢

第一線與兒童工作的專業人員,如醫師與護士、家庭律師、社工師、少年犯罪協助人員、教師或早期托育人員,皆有可能因特定的兒童或情境,向分析取向治療師尋求諮詢。克萊恩的投射─認同概念,以及移情與反移情影響的觀點,特別能夠協助相關專業人員理解脆弱或受創兒童的擾亂行為。

理解人類的童年

許多兒童心理治療師已針對各種議題發表論述,亦透過不同形式,對當代兒童與親職領域的探討有所貢獻,也包括跨足政治、文學和藝術領域。

返回兒童分析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