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分析之始

「我與兒童及成人的治療工作,以及我整體在精神分析理論上的貢獻,都是從我和幼兒的遊戲技術發展而來。」


梅蘭妮‧克萊恩

克萊恩兒童分析的起始背景

佛洛伊德因與病患談論潛意識性幻想、攻擊衝動和內心深處的矛盾衝突,震驚了許多醫學界圈內圈外人士。克萊恩以佛洛伊德的方法為本,進一步展現了在兒童臨床工作中,這樣的處遇方式同樣有力且具療效,大幅影響了精神分析史。她的重大貢獻之一,即是透過探索嬰幼兒的情緒世界,瞭解心靈發展最初始的階段。

佛洛伊德的「小漢斯」案例(Little Hans)

克萊恩兒童病人的彩色繪畫
克萊恩兒童病人的畫作

1909年,佛洛伊德寫下了「小漢斯」案例,闡述這名五歲懼馬男童的情緒發展過程。在佛洛伊德的督導下,小漢斯的父親逐漸透過兒子的言語和遊戲瞭解到,兒子的懼馬症是潛意識焦慮的展現。當他向兒子仔細說明這些焦慮的根源後,小漢斯大獲紓解,畏懼症也消失了。

佛洛伊德相信,這個分析片段充分說明了兒童也和成人一樣,會與潛意識中的性衝突及焦慮搏鬥,導致精神官能症症狀,這甚至會發生在一般正常、充滿愛的家庭的小孩身上。雖然佛洛伊德並未直接分析小漢斯,但這則分析為後繼的克萊恩和其他人,提供了兒童分析的最早原型。

一如當年許多人的看法,佛洛伊德亦懷疑能否成功分析幼兒,因為幼兒似乎只會對自己的父母敞開心房。克萊恩倒是信心堅定,認為兒童病患和成人一樣,當被理解、詮釋其潛意識的衝突和焦慮後,便能從中獲益。事實上,她認為在兒童身上,嬰兒期的心智狀態和種種真實經驗,都更為靠近、也更容易觸及。小漢斯案例發表後十年,克萊恩就開始分析幼童。

克萊恩的兒童個案

克萊恩早期兒童病人的鉛筆畫
克萊恩早期兒童病人的畫作

一如佛洛伊德,克萊恩的理論發現同樣取自實際的臨床工作。1919年,克萊恩的第一批兒童個案在她柏林家中進行分析,其中有些孩子的狀況相當嚴重,像是六歲的Erna,苦於強迫性焦慮、失眠和妄想;或是三歲的Rita,破壞力強又難以管教,因反覆的強迫性儀式而困擾;其他孩子有嚴重的夜驚、便溺失控、學習障礙、以及明顯的精神病特徵。這些案例的分析收錄於《兒童精神分析》(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一書當中。

克萊恩瞭解到,幼童並不是靠躺椅和話語來表達內心劇碼,而是經由他們的繪畫,且最常透過遊戲來呈現。她發現「只有在孩子玩小玩具時,我們才能最清楚地看到相互衝突的不同情緒出現」。她會擺一張矮桌,放著「小木雕男人和女人、推車、馬車、汽車、火車、動物、積木和房子,還有一些紙、剪刀和鉛筆」。’

木製玩具照片,與克萊恩在兒童分析時使用的玩具同款,含車子、動物和人物
1920年代的木製玩具,樣式近似克萊恩在兒童分析時會運用的玩具

克萊恩會坐在兒童旁邊,抱持一種「節制興味」的態度,看他們畫畫或遊戲。她會參與想像遊戲,扮演兒童安排給她的角色,和他們聊聊各種煩惱。有時,她會細聊真實生活中的憂慮,但她主要在試著觸及最深層的潛意識焦慮,她認為這才是孩子困擾的核心。她的方式相當直接,有時甚至毫無修飾,卻總是帶著尊重誠懇的態度,也對小病人的困擾深懷同情。瞭解更多「克萊恩的治療技術」

對今日的兒童心理治療師來說,克萊恩早期兒童病人的許多特殊症狀,在現今臨床上都觀察得到,只是有些有了正式診斷名稱(注意力不足與過動障礙症、強迫症、亞斯伯格症…… 等)。現今有許多兒童治療師,雖然不太會對孩子說出克萊恩那般繪聲繪影的語言,但仍採用著克萊恩首創的基本治療技術。延伸閱讀Margaret Rustin的文章(原文英文版),瞭解克萊恩原創的治療技術,與當代臨床技術的差異。

論戰

克萊恩的兒童分析受某些人熱烈歡迎,像是影響和啟發克萊恩極深的Karl Abraham就曾表示:「精神分析的未來仰賴遊戲分析開創」。不過,某些同僚則抱持質疑,像是Anna Freud就強烈反對克萊恩,她在1920年代早期即獨力開創一套兒童心理治療模式,認為兒童根本無法承受分析師詮釋兒童的攻擊衝動,也無法與分析師發展出「移情」關係。Anna Freud的看法是,兒童分析師比較接近教育家,是運用精神分析理論和兒童一同建立良性的治療合作關係,她曾指出:「只有在(兒童)與分析師的正向關係裡,真正有價值的工作才得以完成。」

混合打字與手寫字跡的複製手稿:此乃克萊恩評論Anna Freud兒童分析取向的初稿首頁(c. 1927)
克萊恩評論Anna Freud兒童分析取向的初稿首頁,可見手寫筆記與校稿字跡(c.1927)

在兒童分析發展的早期階段,以上種種理論和技術上的歧見,最終引發了精神分析社群分裂,繼而有了不同學派的思維與訓練。就某種程度上來說,許多兒童心理治療學派其實仍有許多共同的理念和做法,可是上述的爭論與兒童臨床工作重點的差異,仍持續存在不同學派之間。

克萊恩在這般毀譽參半的情勢下,持續與兒童工作,並不斷修正並發展她的早期情緒發展理論。二戰期間,從克萊恩分析一名十歲男童所留下的紀錄,可以生動地讀到她是如何進行兒童分析。克萊恩辭世後一年,這篇案例在1961年以《兒童分析的故事》(Narrative of a Child Analysis)出版,影響了精神分析的發展,並成為日後兒童分析工作的標竿。

瞭解更多「克萊恩與兒童的臨床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