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

Freud 七十歲壽宴邀請函。日期為1926年5月26日,地點在柏林市內的濱海飯店(Hotel Esplanade)
Freud 七十歲壽宴邀請函。日期為1926年5月26日,地點在柏林市內的濱海飯店(Hotel Esplanade)

倫敦精神分析診所(The London Clinic for Psychoanalysis)於5月6日正式開業,選在Freud 70大壽當天。

9月,Klein應Ernest Jones之邀定居倫敦。她與Kloetzel分手了(雖說他在後續幾年仍數度探訪Klein),並在9月15日和10月4日開始分別為Jones的太太和兩個孩子進行分析。11月17日,Klein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發表一篇關於5歲兒童Peter的案例,文中論及閹割情結與肛門施虐潛意識幻想。

12月27日,Klein來到倫敦已有三個月,她的兒子Erich也遷至此地。此時Klein除了Jones家族之外,另增6位新的受分析者。


Klein兒童個案的畫作,繪於1925年6月25日
Klein兒童個案的畫作,繪於1925年6月25日

1927

3月19日,Anna Freud在柏林精神分析學會講述兒童分析技術,不過,內容很明顯是在抨擊Klein的分析方式。對此,Ernest Jones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籌辦了相同主題的論壇(symposium)做為回應,但此舉卻令Freud不悅,認為這在抨擊他的女兒,甚至可能針對他本人。

9月初,Klein赴奧地利因斯布魯克(Innsbruck)參加第10屆國際精神分析大會,並在大會發表〈伊底帕斯情結的初期階段〉(Early Stages of the Oedipus Complex),提出了她至今最前衛激進的概念。

10月2日,Klein被選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1928

Melitta 與丈夫Walter Schmideberg
Melitta 與丈夫Walter Schmideberg

Klein的長女(也是唯一的女兒)Melitta Schmideberg在柏林完成大學學位後也來到倫敦,隨著母親腳步踏入精神分析領域,在1930年成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員。她遷入Klein和Erich的住所,她的丈夫Walter則繼續留在柏林四年。


1929

Klein開始分析Dick,他是一名4歲男孩,似乎患有思覺失調症,日後他的症狀被重新描述為嬰兒期自閉症。此次分析和後續發表的論文相當關鍵,Klein藉此對於「早期精神病」以及「早期精神病與攻擊性、罪惡感的關聯」發展出一些的觀點。


1930


2月5日,Klein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發表〈象徵形成在自我發展中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Symbol-Formation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go),自此邁入她精神分析思維中極為重要的階段。在這篇具開創性的論文中,Klein提出兒童的象徵形成能力、以及更廣泛的思維組織能力,都是自我(ego)能夠健康發展的關鍵要素。這篇作品極為創新,為精神病狀態(psychotic state)開闢一條理解之道。


Ernest Jones寫給Klein的信件(日期:1932年11月9日)
Ernest Jones寫給Klein的信件(日期:1932年11月9日)

1931

Klein開始分析她的第一位受訓分析師:W. Clifford M. Scott醫師,他來自加拿大多倫多,是醫學系畢業生。


1932

Klein第一本理論著作《兒童精神分析》(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英文、德文版同時出版。英文版由Hogarth Press出版社發行(英國女作家Virginia 與 Leonard Woolf夫婦創立的出版社),德文版由Internationaler Psychoanalytischer Verlag發行。在本書中,Klein為日後偏執─分裂位置(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及憂鬱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的創新概念奠下基礎。


1933

Sandor Ferenczi
Sandor Ferenczi

5月22日,Sándor Ferenczi因惡性貧血病逝,享年59歲。

Klein搬遷至倫敦的聖約翰伍德區(St. John’s Wood),住在克里夫頓山丘路42號(42 Clifton Hill)。Paula Heimann為逃離納粹迫害來到倫敦,開始擔任Klein的秘書,接著接受Klein分析。

10月18日,Klein的長女Melitta被選為倫敦精神分析學院(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的一員,她先前是母親理論的支持者,此時漸持反對立場,並開始經常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議上,不留情面地抨擊Klein的論點和技術。

這時,全歐洲的反猶太聲浪更加猛烈,Kloetzel在該年底搬遷至巴勒斯坦(Palestine)。Klein自此再也沒有機會與他相見。


1934

自年初起,Sylvia Payne因出現嚴重憂鬱症狀,開始接受Klein一週一次的治療。

Klein的長女Melitta在先受Ella Sharpe分析之後,改由Edward Glover分析,Melitt和Glover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的派系之爭中,成為反Klein陣營的親密盟友。

4月份,Klein的長子Hans赴中歐塔特拉山區(Tatra Mountains)健行時,因山路崩塌意外身亡,年僅27歲。Hans的葬禮在布達佩斯舉行,Klein並未出席,顯然是傷心過度無法成行。

該年8月,Klein於瑞士琉森(Lucern)舉行的精神分析大會中,宣讀了深具創見的論文〈躁鬱狀態的心理成因〉(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的初始版本。


倫敦卡克斯頓廳(Caxton Hall)系列講座的宣傳品,主講者為Klein、Joan Riviere和Sylvia Payne
倫敦卡克斯頓廳(Caxton Hall)系列講座的宣傳品,主講者為Klein、Joan Riviere和Sylvia Payne

1935

1月16日,Klein於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宣讀 〈論躁鬱狀態之心理成因〉(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此文是她修改前一年於精神分析大會發表的論文,詳述了既具顛覆性又令人耳目一新的概念:憂鬱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

兒科醫師Donald Winnicott此時剛成為合格的精神分析師,應Klein之邀,開始分析她的小兒子Erich。

德國在9月15日的納粹黨年度集會中通過紐倫堡法案(Nuremberg Laws),去除猶太人的公民身分、出任要職之權,以及與雅利安人(Aryan)通婚的權力。


1936

2月,Klein在倫敦卡克斯頓廳(Caxton Hall)的大眾公開講座中,發表〈斷奶〉(Weaning)一文。此文日後收錄在克萊恩全集第一冊《愛、罪疚與修復》(Love, Guilt and Reparation and Other Works 1921-1945)當中。


1937

Klein的〈遊戲〉(Play)論文草稿。發表於1937年1月29日聯合診所研討會(Inter-Clinic Conference)
Klein的〈遊戲〉(Play)論文草稿。發表於1937年1月29日聯合診所研討會(Inter-Clinic Conference)

3月19日Melitta Schmideberg宣讀的論文〈分析之後──病患的某些潛意識幻想〉(After the Analysis – Some Phantasies of Patients),內容猛烈抨擊了Klein的分析技術和理論。

7月,Klein住院進行膽囊手術,之後寫下〈手術後的自我觀察〉(Observations Following an Operation)一文,詳述她對麻醉、手術的情緒反應,以及有如回到兒時般依賴。

8月,她和Erich及他的新婚妻子Judy在英國德文郡(Devon)休養。

9月,Klein難得休假前往義大利。

Klein和Joan Rievere根據先前大眾講座的內容,一起發表〈愛、罪疚與修復〉(Love, Guilt and Reparation)一文。


Klein 1938年的記事本。展示頁面的日期為2月20-21日,21日當天記有10個分析時段
Klein 1938年的記事本。展示頁面的日期為2月20-21日,21日當天記有10個分析時段

1938

由於納粹佔領維也納,Klein的大姊Emilie和姊夫Leo Pick逃至英國,住進Klein住處街角的一棟公寓。

FreudAnna Freud同樣因納粹在3月逃離維也納,6月6日抵達英國倫敦。當時有大批精神分析師從德國和奧地利來到倫敦,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因此彷如徹底改頭換面。

11月9-10日,納粹支持者和衝鋒隊在德國與奧地利境內大肆破壞猶太商店和教堂,並殘害、毆打、逮捕猶太人。此次可怕的屠殺在日後被稱為「碎玻璃之夜」(Kristallnac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