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精神分析著作

《歇斯底里症研究》(Studies on Hysteria, 1895)

此书由Freud和Joseph Breuer共同撰写,为精神分析奠下基石。书中论述五则歇斯底里症案例,是两人于10年间治疗的个案(Breuer治疗一案,Freud治疗四案),从临床观察这些案例的过程中,他们得出几个重要概念,包括抗拒(resistance)、象征化(symbolism)以及移情(transference)。此时由于Freud已不再使用催眠进行治疗,他提出新创的「自由联想」技术,作为催眠的延伸与改良。

19世纪后半,歇斯底里症令医师和心理学家束手无策,许多人为这种怪异症状所苦,直到精神分析出现。《歇斯底里症研究》革命性地解析这类病症,呈现分析师如何帮助病患,将潜藏的精神官能式创伤之情绪经验重新忆起、再度经历,或透过最重要的,将之化为言语,便可将创伤带到意识领域,继而脱离其在潜意识中频频纠缠作祟。书中早期精神分析治疗歇斯底里症的案例当中,最著名也最符合治疗原型的,就是Breuer的病患Anna O.。

《梦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1900)

Freud终其一生都认为《梦的解析》是他最重要的作品。此作奠定了精神分析思维与治疗实务的基石,Freud从了解心灵意涵和梦的意图着手,继而发展出一套整体心智模式。

Freud是从自身的观察开始,衍伸探索至整体梦的领域。他有一本专门记录自身梦境的笔记,其中有一则名为「Irma的注射」(Irma’s injection)的梦境,在书中被详尽分析。Freud对人类作梦的前卫观点是,每个梦境都是欲望实现(wish fulfilment)的表征(意指或多或少都经过伪装)。Freud更为了说明梦为何总是呈现怪异、不连贯的形式,而提出人类心智会主动运用扭曲(distort)、凝缩(condense)、置换(displace)或符号式表征(symbolically represent)方式,掩盖梦的潜藏内容,创造出一个状似神秘的表显内容。

同在此作中,Freud首度详尽区分了潜意识(Unconscious)、前意识(Preconscious)与意识(Conscious)。

〈哀悼与抑郁〉(Mourning and Melancholia, 1917)

〈哀悼与抑郁〉是Freud「后设心理学」系列文章之一,此作区分了正常哀悼与病态的忧郁症(或抑郁melancholia)。正常哀悼是在失去所爱之人或某个意念之后,哀悼者会觉得外在世界彷如消损凋零,内心充满悲伤。在病态的抑郁状态下,患者会将消损凋零和绝望感转向自我。Freud解释,此乃由于病态抑郁者将失去的客体内摄至自我当中,于是任何对客体的原欲依附,不论是爱意或怨怼,都会转向自身。正因如此,病态忧郁症患者与客体的关系,乃是某部分退回至自恋型的关系,与外在世界脱离。

此作提出的内摄或认同外在客体,深深影响Klein发展内摄、投射,以及偏执─分裂与忧郁位置的概念。

《超越享乐原则》(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 1920)

Freud在《超越享乐原则》这部核心著作当中,对原本心智单纯追求享乐和逃避不悦感的理论,进行了延伸拓增。Freud意知到先前的理论无法解释人类所有行为,比方说病患抗拒痊愈,或顽强死守着对自身频频破坏的精神官能模式,于是,他提出了备受争议的「死的本能」(death instinct)概念。

「死的本能」与「生的本能」(life instinct,或「爱」Eros)相对立,这个概念让Freud得以解释某些明显悖离常理的精神官能式倾向,像是病患频频一再经历创伤,且这类重复性的行为会阻碍分析治疗。Freud更在这部影响力深远的作品中,藉由提出有机生物皆欲求回到无生机的状态,来说明强迫性重复(repetition compulsion)的潜藏意义,以及这个现象与享乐原则的关联。此作深刻启发Klein,她是Freud追随者当中,少数会采用「死的本能」并将之延伸发展的一员。

《自我与本我》(The Ego and the Id, 1923)

在这部重要作品当中,Freud提出他的第二心智结构理论,将心智分为本我(Id)、自我(Ego)与超我(Superego)。他的目的不在取代第一地志学心智理论,倒是要延伸或修改它。Freud也在此作更进一步详尽描述伊底帕斯冲突,并提出心灵是生来即具双性恋特质。此作亦再度重申死的本能何等重要,强调罹患心理疾病的个体,尤其是忧郁症患者,主要乃困于生与死的本能两相冲突拉锯。

〈哀悼及其与躁郁状态的关系〉(Mourning and Its Relation to Manic-Depressive States, 1939)

Klein在此作当中(于1940年出版),详述了忧郁位置的概念。Freud提出哀悼乃是一段现实检验(reality testing)历程,Klein将此论点延伸,认为婴儿缓慢地整合内在与外在客体,就是不断地在交互验证着潜意识幻想与现实。忧郁位置的忧郁及罪疚焦虑,乃衍伸自偏执─分裂位置的迫害及偏执妄想焦虑(Klein一直要到生涯晚期,才提出这个发展阶段上较早出现的位置)。当婴儿开始理解父亲和母亲是真实、独立且完整的人,便知觉到好与坏都在父母身上并存,而对父母产生矛盾情感。矛盾情感一出现,就会引发罪疚感和焦虑,但亦会促发修复的欲望。虽然此观点是受Freud和Abraham的理论启发,但对于理解早期的心智生活,仍是极度创新、具启发性的思维模式,亦属于Klein最精采的论点之一。

1942-1944 论战(The Controversial Discussions 1942-1944)

「论战」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内延烧了四年,一度几乎让学会分崩离析。随着Freud、Anna Freud和其他维也纳分析师在1938年来到英国,以及1939年Freud过世,Klein的激进理论就成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激烈辩论的主题。在种种私人恩怨与政治操弄下,「论战」仍达成了许多知识面的突破和实务面的共识,一直影响着精神分析发展至今。

《佛洛伊德─克莱恩论战 1941-1945》(The Freud-Klein Controversies 1941-45)一书,是Pearl King与Riccardo Steiner根据已封存的档案库数据共同编撰的作品。书中完整收录英国分析学会多年激烈辩论的第一手纪录,包括所有的相关论文与通信。

建议阅读: King, P. and Steiner, R. (Eds.), The Freud-Klein Controversies 1941-45. (New Library of Psychoanalysis, Routledge, 1992).

(中译版:《佛洛伊德─克莱恩论战 1941-1945》,林玉华、蔡荣裕译,联经出版,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