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人物

Karl Abraham

Abraham 生于1877年,德国人,他和Jung同期在苏黎世柏戈赫茨利精神科医院(Burghölzli Mental Hospital)接受精神科医师训练时,开始接触精神分析。他继而成为精神分析的创始元老,与Freud、Jung、Jones、Ferenczi并列齐名。Abraham对精神分析最重大的贡献,是提出前性器期、忧郁症和强迫症的论点,并了解到自恋是分析治疗中的阻碍。在这些理论当中,特别是与前性器期和施虐性相关的观点,深深影响Klein的思维,滋养她建构出一幅精彩绝伦的儿童心灵图像。

Abraham于1910年创建德国精神分析学会 (German Psychoanalytical Society),自1924年起,他开始分析Klein,分析持续了18个月。同年,他被选为国际精神分析学会(International Psychoanalytical Association)主席,但在来年1925年病逝,年仅48岁。

Sándor Ferenczi

Ferenczi生于1873年奥匈帝国的密什科兹(Miskolc),有11名手足。他是精神科医师,1908年与Freud相识后,亦投身精神分析。Freud与Ferenczi不仅成为挚友,专业上也密切合作,虽然Ferenczi后来大幅偏离古典佛洛伊德学派,但两人情谊逾20年。Ferenczi是Klein第一任分析师,他对客体关系的观点深刻影响Klein如何思考儿童与外在世界的早年经验,更重要的是,儿童与母亲及母亲身体的关系。

Ferenczi在1913年创立匈牙利精神分析学会(Hungarian Psychoanalytic Society),1918至1919年间担任国际精神分析学会主席。

1933年,Ferenczi因恶性贫血病逝,享年60。

Anna Freud

Anna生于1895年,是Freud夫妇(Sigmund Freud 和Martha Freud)的么女。她似乎有个辛苦的童年,经常要与姊姊Sophie竞争,交朋友也比较慢。青少女时期时,父亲为她进行分析,终其一生,她都坚守并发扬父亲的精神分析观点。

在1918至1922年接受父亲的分析之前,Anna Freud在维也纳习医,1922年成为维也纳精神分析学会会员。她专攻儿童精神分析,日后在伦敦创立汉普斯德战时幼儿园 (Hampstead War Nursery),为二次大战情绪受创的儿童,提供心理治疗及稳定支持。

1938年,纳粹占领维也纳,Anna Freud逃至伦敦,成为Klein与其追随者的眼中钉。她指控Klein学派的论点偏离正统精神分析(即,古典佛洛伊德学派分析),甚至不应视之为分析,仅是后设心理学。这两位精神分析女性领袖,在许多核心理论上抱持歧见,包括儿童最早可在几岁接受分析(Klein认为可以成功分析5岁前的儿童,Anna Freud并不同意)、移情和反移情在分析中的角色、备受争议的死的本能概念(此乃Freud的创想)、伊底帕斯冲突的发生阶段等。Klein认为Anna Freud太狭隘守旧,无法跳脱父亲原有的理论,进行必要的延伸与创新。Anna则认为Klein过度臆测、缺乏科学根据、态度傲慢、作风极端。两位儿童分析先驱间的战争越演越烈,促发了1942年起一系列「论战」(Controversial Discussions)。

1982年Anna Freud 于伦敦辞世,享年87。

Sigmund Freud

1856年5月6日,Freud在奥匈帝国摩拉维亚(Moravia)的普日博尔(Příbor)小镇出生(今捷克境内),双亲都是犹太人,为他取名Sigismund Schlomo Freud。他在襁褓时期时,举家搬迁到维也纳,从此,Freud在维也纳定居至1938年,最后因纳粹入侵而被迫逃亡。他钟情哲学,但最初是以神经学家为职,在维也纳大学习医阶段,他攻读哲学、动物学和生物学。

Freud在29岁时赴巴黎向神经学家Jean-Martin Charcot学习。当时Charcot主要投入研究歇斯底里症和催眠治疗,这对Freud的思维和日后生涯选择产生极大影响。Freud回到维也纳后,决心成为运用催眠技术治疗疾病的心理学家,此后十年间,他和友人Josef Breuer发展出新的临床技术「自由联想」,舍弃了催眠,精神分析就此诞生。

Klein与Freud有过几次会面,然而,或许因为Klein是Anna的头号大敌,更是Anna在儿童分析界最具威胁性的对手,Freud从未支持过Klein的想法。Klein经常被指控悖离Freud理论,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精神分析,不过,Klein总是声明对Freud景仰至深,并最受其启发,甚至她所有的理论灵感,都源自Freud的思想。

Freud于1939年9月23日辞世,享年83岁。

Edward Glover

Edward Glover生于1888年,是家中三名男孩中排行最小的。他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Glasgow University)攻读医学,完成学业后,曾在格拉斯哥与伦敦从事小儿科、外科和胸腔内科工作。Glover后来前往柏林接受Abraham分析,1921年成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员。

1930至1940年代初期,Glover大力抨击Klein及她的理论。Melitta Schmideberg(Klein的女儿,接受Glover分析)与他连手,再加上Anna Freud,三人合力想要铲除Klein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的地位及影响力。当年,Glover和Schmideberg对Klein的抨击是最猛烈的,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因此极度动荡,一直要到1944年Glover退出学会,纷争才渐告平息。此时,多年的论战终于宣告落幕,但Glover不悦地宣称英国学会再也不是佛洛伊德学派(即,不再是正统分析)。

Glover与Melitta Schmideberg有志一同,皆长年投身于少年行为偏差与犯罪学领域,他独力或与人共同创建多个相关组织,包括:波特曼心理治疗中心(Portman Clinic)、少年行为偏差研究与治疗学院(Institute for the Study and Treatment of Delinquency)、《英国犯罪学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Criminology),以及英国犯罪学会(British Society of Criminology)。

他于1972年84岁时辞世。

Paula Heimann

1899年,Heiman在德国但泽市(Danzig,今日波兰的格但斯克市Gdańsk)出生,后来在柏林接受精神分析训练。她和Klein在柏林相识,1933年搬到伦敦后不久,就担任Klein的秘书,后来接受Klein分析。1942至1944年论战期间,Heimann是Klein阵营的核心人物,她在论战会议上发表了2篇重要文章阐述Klein理论。

两人的亲密与相互扶持之情,一直延续到1950年代初期告终,原因是Heimann的理论观点开始与Klein分歧,尤其在对反移情的看法上意见显著不同。她俩之间的裂痕无法修复,导致 Heimann离开克莱茵阵营,加入「独立」或「中间」学派。1954年,她受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任命,担任训练委员会的秘书长。

Heimann在1982年逝于伦敦,享年83。

Ernest Jones

Jones出生于1879年,英国韦尔斯南部斯旺西 (Swansea) 市郊的高沃顿村(Gowerton)。他在韦尔斯的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和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攻读医学和产科,后来继续专攻神经学。1905年,他初次接触Freud的作品,深受Freud对病患内在世界的投入与了解所触动,1908年他和Freud首度碰面,此后成为专业同僚。

起初,英国社会无法接受Freud的观点和治疗方式,于是Jones旅居加拿大和美国数年,并与他人共同创立美国精神分析学会(Americ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他在1913年回到伦敦,1919年底创立英国精神分析学会,这似乎显示出,英国社会在「正常」或病态心理的研究与治疗上,整体氛围有了巨大转变。他自英国分析学会成立就担任主席25年,直至1944,并两度担任国际精神分析学会主席,创办了《国际精神分析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他另有一项著名事迹,即,为Freud撰写第一本官方传记。

身为英国及国际精神分析界的重量级人物,不论于公于私,Jones 对Melanie Klein的支持是无价的。Klein最初能顺利被英国分析学会接纳,他功不可没,Klein不断重申Jones是她生涯上的贵人。

Jones于1958年辞世,享年79。

Strachey夫妇(Alix与James)

James Beaumont Strachey生于1887年,兄长是以传记家、作家和评论家闻名的Lytton Strachey,两兄弟都属于当时有名的布卢斯柏里团体(Bloomsbury set,即伦敦文人雅士圈,聚集于伦敦布卢斯柏里区),亦是当中的核心人物。Alix Sargent Florence 1892年生于美国纽泽西,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英国人。James 和 Alix在布卢斯柏里团体的聚会上相遇,于1920年结为连理。

1921年,Strachey夫妇搬至维也纳,James开始接受已景仰多年的 Freud分析。德文流利的两人并开始翻译Freud的作品,完成日后英文《佛洛伊德全集》标准版(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成为Freud作品公定使用的英译版。Alix在旅居柏林期间与Klein成为好友,是日后促成Klein造访及定居伦敦的重要推手。Alix和James后来都受训成为精神分析师,并在1920年代中期成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员。Strachey夫妇从一开始就对Klein理论怀抱兴趣且持续不坠,但两人始终未加入学会中的A派或B派,拒绝拥护安娜弗洛依德学派或克莱茵学派。

James 逝于1967年,Alix则在6年后1973年辞世。

Donald Winnicott

1896年,Donald Woods Winnicott生于英国普利茅斯(Plymouth),他习医出身,后来成为小儿科医师。Winnicott正式成为医师几年后,就赴伦敦帕丁顿葛林儿童医院(Paddington Green Children’s Hospital)服务,从此进入他专业生涯的高峰。

Winnicott一向对儿童心理学深感兴趣,于是决心接受James Strachey分析,一路进行了10年。此后,他又接受Joan Riviere分析,并于1927年正式开始接受精神分析训练。Winnicott一开始即受Klein的观点吸引,原本似乎极可能成为克莱茵学派的一员,不过,他无法苟同某些 Klein 的核心论述,像是死的本能、或是「忌妒」在心理发展中的角色。他极力说服Klein重新思考这些重要元素,但Klein毫不退让也不相信Winnicott的创新论点。于是,Winnicott成为独立学派(又称中间学派)的大将,提出诸多重要的精神分析论点,像是过渡客体(transitional object,存在于儿童想象世界与真实世界的跨界客体),以及「够好的」母亲,而不是理想化的完美母亲。

Winnicott于1971年辞世,享年74岁。

Woolf夫妇(Virginia 与 Leonard)

Adeline Virginia Woolf生于1882年,早Klein一年出生,她的丈夫Leonard Woolf生于1880年。Virginia一向聪慧,极富想象力且胸怀大志,名列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Leonard则相当睿智,是具天赋的政论家、理论家,亦是公职人员。

二十世纪初的三十年间,Woolf夫妇一直是伦敦著名文人雅士圈(布卢斯柏里团体)的核心人物。夫妇俩人都钟情精神分析,亦与James Strachey是好友,于是运用名下的霍加斯出版社(Hogarth Press)出版James英译的Freud著作。Virginia不断实验新的文学体裁和表达人类经验的方式,这在她著名的「意识流」文学风格当中鲜明呈现,后世经常认为是受到精神分析理论影响,而她也在私人日记或笔记中,提及精神分析这种新的思想学派。在Freud过世前不久,Virginia曾到Freud家中见过他,而1926年主要筹办Klein第一场伦敦讲座的,则是Virginia的弟弟和弟妹Adrian和Karin Stephan夫妇。

Woolf夫妇至少与Klein见过一次面,Virginia是这样描述Klein的:

「……这位女士有个性也有力道,但内敛着……我该怎么形容?那绝非刻意打造,而是微微散发的,有什么在底层隐隐而动。有一股拉力、扭力,像是深水逆流,令人胆寒。作风相当直率的灰发女士,有双明亮富想象力的大眼。」

1941年,Virginia Woolf 深恐数度精神崩溃又再复发,于是将自己溺毙身亡,享年59岁。Leonard活至88岁,死于196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