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Klein与孙女Diana
Klein与孙女Diana

Melitta Schmideberg与丈夫Walter分居,离开英国, 前往纽约定居至1961年。在此期间,她主要的工作对象是非行少年(adolescent delinquents)。

Klein是在某个农场度过该年8月,有媳妇Judy以及孙儿Michael和Diana作伴。


1946

12月4日,Klein在英国分析学会发表〈对某些分裂机制的评论〉(Notes on Some Schizoid Mechanisms),此乃Klein生涯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内容详述了「自我─分裂」(ego-splitting)和「投射─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两大概念,因而成为精神分析思维发展中的一大关键时刻。

英国分析学会内部经过多次辩论后,终于为了亟欲解决Anna Freud阵营和Klein阵营争论不休的理念差异,成立了A、B,以及所谓「中间学派」(Middle Group)共三个小组。学会延烧多年的唇枪舌战终于稍告平息,学会也因此脱离了解散危机。


1947

英国精神分析师John Rickman获选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长,他曾接受FreudFerenczi和Klein分析,也是「中间学派」一员(即,非Anna Freud或Klein阵营)。任命Rickman担任会长,乃在致力维持学会能中立运作。


Susan Isaacs的照片,摄于1933 年,下方写着:「致赠Klein,附上满满的爱」
Susan Isaacs的照片,摄于1933 年,下方写着:「致赠Klein,附上满满的爱」

1948

Susan Isaacs因罹癌于10月12日病逝,享年63岁。


1949

第16届国际精神分析大会于瑞士苏黎世(Zurich)举行,Klein在暌违女儿Melitta 4年后,首度在大会上遇见她,但两人没有交谈。


1951

Klein的同僚暨挚友们为了筹备她 的70大寿,出版了《精神分析发展》(Developments in Psychoanalysis),书中收录Heimann、Isaacs、Riviere、Klein…等人的文章。

10月27日,Klein已分手的恋人Chezkel Zvi Kloetzel辞世。


1952

Ernest Jones在Kettner’s餐厅为Klein筹办70大寿晚宴,地址在伦敦苏活区罗米利街29号(29 Romilly St, Soho)。

Klein 70大寿于Kettner’s餐厅举办晚宴
Klein 70大寿于Kettner’s餐厅举办晚宴

根据当晚的合影,出席晚宴的人物有(左起顺时钟排列):[就席者]Marion Milner、Sylvia Payne、Eric Klein、Roger Money-Kyrle、 Clifford Scott、 Paula Heimann、 James Strachey、 Gwen Evans、[不知名者]、 Michael Balint、 Judy Klein(Eric Klein的妻子);[站立者]Melanie Klein、 Ernest Jones、Herbert Rosenfeld、Joan Riviere、Donald Winnicott


1953

Klein 1950年代的模样
Klein 1950年代的模样

可能由于超量工作而过度劳累,Klein经历了一场病痛和晕眩(因此在医院小住了一阵),随后她卖掉克里夫顿山丘路的房子,敦西汉普斯德区(Hampstead)较小的公寓,地址在布瑞克奈尔花园路(Bracknell Gardens)20号。


1954

与Klein感情疏远的女婿Walter Schmideberg,因溃疡类的疾病在瑞士病逝,这时他已与妻子Melitta分居多年。


1955

2月1日,Klein创立梅兰妮克莱恩信托基金会(Melanie Klein Trust),她怀此愿望已有数年了。她邀请Wilfred Bion、Paula Heimann、Betty Joseph、Roger Money-Kyrle和 Hanna Segal担任信托受托人,并投入600英镑使之开始运行。

《精神分析新方向》(New Directions in Psychoanalysis)一书付梓。

Klein参加了7月24-25日在瑞士日内瓦(Geneva)举行的国际精神分析大会。大会第一天,Klein发表〈嫉羡与感恩之研究〉(A Study of Envy and Gratitude),此乃Klein最受争议的作品之一,引发了猛烈的批评声浪。当时Paula Heimann与Klein已不再友好,也是抨击此文的一员。

11月24日,Klein去信Heimann,请她退出梅兰妮克莱恩信托基金会的信托受托人。随着这段长而紧密的友谊画下句点,Heimann不久后也离开Klein阵营。


1956

Klein开始将分析Richard(化名)的笔记按时间顺序分类整理,先前接受Klein分析的Elliott Jaques在此事上助她一臂之力。这些笔记日后会成为《儿童分析的故事》(Narrative of a Child Analysis)出版,这是Klein唯一的一则完整分析案例。

5月6日,英国分析学会纪念Freud百年诞辰。

Donald Winnicott被选为新任学会会长。


Ernest Jones留影
Ernest Jones留影

1957

6月,备受争议的《嫉羡与感恩》(Envy and Gratitude)一书出版,此书是在Elliot Jacques的协助下,将Klein 于1955年日内瓦精神分析大会发表的论文增修之后完成。

该年Klein 75岁。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在大寿当天,致赠她一套维多利亚式的石榴石与黄金饰品。


1958

Ernest Jones 于2月11日辞世,享年79岁。


聆听一段Melanie Klein此时期的录音。

录音文字稿:[我知道]柏林有这么一位知名精神分析师,他提到在分析当中,有时候几个月间[他]都不发一语,而且这种情况不时出现。我不认为Freud会用这种态度分析,Abraham也不会。我有很好的理由推测Freud不会如此,但我非常确定Abraham绝对不会这样。不过,若要我去比较,现在的诠释方式和当年Abraham做的诠释有何不同,我会说现在给的诠释比较多,最重要的是,这些诠释走得更深,更能接触到潜意识。


Klein与孙子Michael,摄于1958年
Klein与孙子Michael,摄于1958年

1959

《儿童精神分析》(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的法文版,先是经法国精神分析师暨哲学家Jacques Lacan翻译,但未完成,最后转由Françoise和Jean-Baptiste Boulanger夫妇完成法文版本,此时终于出版问市。

Klein在伦敦宣读〈我们成人的世界及其婴孩期的根源〉(Our Adult World and Its Roots in Infancy),对象是一群社会学家。

7月,挪威哥本哈根(Copenhagen)的国际精神分析大会上,Klein发表〈论孤独的感受〉(On the Sense of Loneliness)。文中,她探讨回到婴孩生命最初有母亲全心在旁的渴求,但是这份渴求也是无法实现的。此文日后会收录于她的作品全集第三册《嫉羡与感恩》(Envy and Gratitude and Other Works 1946-1963)当中。


Klein 1959
Klein 1959

1960

该年春季,Klein被诊断出贫血症(anaemia),她变得精疲力竭且虚弱不堪。

暑假,Klein前往瑞士度假胜地维拉尔(Villars-sur-Ollon),希望在此静养康复。Klein的儿子Erich与她结伴同行,但此时她的健康大幅恶化,几乎病危。一回到伦敦她立刻住院,诊断出大肠癌,随即在9月初进行手术。手术颇为成功,但在Klein不慎从床铺摔下摔裂髋骨后,健康情形又恶化,她于9月22日辞世。

Klein的遗体在戈德斯格林火葬场(Golders Green Crematorium)火化,告别仪式有许多亲友同僚出席。Melitta不在场。


浏览更多档案库相片 ─ 点击放大图片,卷动浏览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