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

Freud 七十岁寿宴邀请函。日期为1926年5月26日,地点在柏林市内的滨海饭店(Hotel Esplanade)
Freud 七十岁寿宴邀请函。日期为1926年5月26日,地点在柏林市内的滨海饭店(Hotel Esplanade)

伦敦精神分析诊所(The London Clinic for Psychoanalysis)于5月6日正式开业,选在Freud 70大寿当天。

9月,Klein应Ernest Jones之邀定居伦敦。她与Kloetzel分手了(虽说他在后续几年仍数度探访Klein),并在9月15日和10月4日开始分别为Jones的太太和两个孩子进行分析。11月17日,Klein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发表一篇关于5岁儿童Peter的案例,文中论及阉割情结与肛门施虐潜意识幻想。

12月27日,Klein来到伦敦已有三个月,她的儿子Erich也迁至此地。此时Klein除了Jones家族之外,另增6位新的受分析者。


1926年由儿童患者绘制的Melanie Klein
1926年由儿童患者绘制的Melanie Klein

1927

3月19日,Anna Freud在柏林精神分析学会讲述儿童分析技术,不过,内容很明显是在抨击Klein的分析方式。对此,Ernest Jones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筹办了相同主题的论坛(symposium)做为响应,但此举却令Freud不悦,认为这在抨击他的女儿,甚至可能针对他本人。

9月初,Klein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Innsbruck)参加第10届国际精神分析大会,并在大会发表〈伊底帕斯情结的初期阶段〉(Early Stages of the Oedipus Complex),提出了她至今最前卫激进的概念。

10月2日,Klein被选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员。


1928

Melitta 与丈夫Walter Schmideberg
Melitta 与丈夫Walter Schmideberg

Klein的长女(也是唯一的女儿)Melitta Schmideberg在柏林完成大学学位后也来到伦敦,随着母亲脚步踏入精神分析领域,在1930年成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员。她迁入Klein和Erich的住所,她的丈夫Walter则继续留在柏林四年。


1929

Klein开始分析Dick,他是一名4岁男孩,似乎患有思觉失调症,日后他的症状被重新描述为婴儿期自闭症。此次分析和后续发表的论文相当关键,Klein藉此对于「早期精神病」以及「早期精神病与攻击性、罪恶感的关联」发展出一些的观点。


1930

2月5日,Klein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发表〈象征形成在自我发展中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Symbol-Formation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go),自此迈入她精神分析思维中极为重要的阶段。在这篇具开创性的论文中,Klein提出儿童的象征形成能力、以及更广泛的思维组织能力,都是自我(ego)能够健康发展的关键要素。这篇作品极为创新,为精神病状态(psychotic state)开辟一条理解之道。


Ernest Jones写给Klein的信件(日期:1932年11月9日)
Ernest Jones写给Klein的信件(日期:1932年11月9日)

1931

Klein开始分析她的第一位受训分析师:W. Clifford M. Scott医师,他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是医学系毕业生。


1932

Klein第一本理论著作《儿童精神分析》(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英文、德文版同时出版。英文版由Hogarth Press出版社发行(英国女作家Virginia 与 Leonard Woolf夫妇创立的出版社),德文版由Internationaler Psychoanalytischer Verlag发行。在本书中,Klein为日后偏执─分裂位置(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及忧郁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的创新概念奠下基础。


Sándor Ferenczi
Sándor Ferenczi

1933

5月22日,Sándor Ferenczi因恶性贫血病逝,享年59岁。

Klein搬迁至伦敦的圣约翰伍德区(St. John’s Wood),住在克里夫顿山丘路42号(42 Clifton Hill)。Paula Heimann为逃离纳粹迫害来到伦敦,开始担任Klein的秘书,接着接受Klein分析。

10月18日,Klein的长女Melitta被选为伦敦精神分析学院(Institute of Psychoanalysis)的一员,她先前是母亲理论的支持者,此时渐持反对立场,并开始经常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议上,不留情面地抨击Klein的论点和技术。

这时,全欧洲的反犹太声浪更加猛烈,Kloetzel在该年底搬迁至巴勒斯坦(Palestine)。Klein自此再也没有机会与他相见。


Melanie Klein的儿子Hans小时候

1934

自年初起,Sylvia Payne因出现严重忧郁症状,开始接受Klein一周一次的治疗。

Klein的长女Melitta在先受Ella Sharpe分析之后,改由Edward Glover分析,Melitta和Glover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的派系之争中,成为反Klein阵营的亲密盟友。

4月份,Klein的长子Hans赴中欧塔特拉山区(Tatra Mountains)健行时,因山路崩塌意外身亡,年仅27岁。Hans的葬礼在布达佩斯举行,Klein并未出席,显然是伤心过度无法成行。

该年8月,Klein于瑞士琉森(Lucern)举行的精神分析大会中,宣读了深具创见的论文〈躁郁状态的心理成因〉(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的初始版本。


伦敦卡克斯顿厅(Caxton Hall)系列讲座的宣传品,主讲者为Klein、Joan Riviere和Sylvia Payne
伦敦卡克斯顿厅(Caxton Hall)系列讲座的宣传品,主讲者为Klein、Joan Riviere和Sylvia Payne

1935

1月16日,Klein于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宣读〈论躁郁状态之心理成因〉(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此文是她修改前一年于精神分析大会发表的论文,详述了既具颠覆性又令人耳目一新的概念:忧郁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

儿科医师Donald Winnicott此时刚成为合格的精神分析师,应Klein之邀,开始分析她的小儿子Erich。

德国在9月15日的纳粹党年度集会中通过纽伦堡法案(Nuremberg Laws),去除犹太人的公民身分、出任要职之权,以及与雅利安人(Aryan)通婚的权力。


1936

2月,Klein在伦敦卡克斯顿厅(Caxton Hall)的大众公开讲座中,发表〈断奶〉(Weaning)一文。此文日后收录在克莱恩全集第一册《爱、罪疚与修复》(Love, Guilt and Reparation and Other Works 1921-1945)当中。


1937

Klein的〈游戏〉(Play)论文草稿。发表于1937年1月29日联合诊所研讨会(Inter-Clinic Conference)
Klein的〈游戏〉(Play)论文草稿。发表于1937年1月29日联合诊所研讨会(Inter-Clinic Conference)

3月19日Melitta Schmideberg宣读的论文〈分析之后──病患的某些潜意识幻想〉(After the Analysis – Some Phantasies of Patients),内容猛烈抨击了Klein的分析技术和理论。

7月,Klein住院进行胆囊手术,之后写下〈手术后的自我观察〉(Observations After an Operation)一文,详述她对麻醉、手术的情绪反应,以及有如回到儿时般依赖。

8月,她和Erich及他的新婚妻子Judy在英国德文郡(Devon)休养。

9月,Klein难得休假前往意大利。

Klein和Joan Rievere根据先前大众讲座的内容,一起发表〈爱、罪疚与修复〉(Love, Guilt and Reparation)一文。


Klein 1938年的记事本。展示页面的日期为2月20-21日,21日当天记有10个分析时段
Klein 1938年的记事本。展示页面的日期为2月20-21日,21日当天记有10个分析时段

1938

由于纳粹占领维也纳,Klein的大姊Emilie和姊夫Leo Pick逃至英国,住进Klein住处街角的一栋公寓。

FreudAnna Freud同样因纳粹在3月逃离维也纳,6月6日抵达英国伦敦。当时有大批精神分析师从德国和奥地利来到伦敦,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因此彷如彻底改头换面。

11月9-10日,纳粹支持者和冲锋队在德国与奥地利境内大肆破坏犹太商店和教堂,并残害、殴打、逮捕犹太人。此次可怕的屠杀在日后被称为「碎玻璃之夜」(Kristallnac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