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位置

「憂鬱位置」是一系列心理狀態的聚結(mental constellation),克萊恩將此定義為兒童發展的核心,通常人們會在生命接近第一年中期時初次經歷憂鬱位置。憂鬱位置在童年早期會被反覆審視和修正,並在一生當中間歇性的反覆出現。憂鬱位置的重點在於人們理解到自己對於所愛的客體,對以母親為雛形的客體所抱持的仇恨情感和幻想。此前人們會覺得有兩個分離的部分客體(part-object):理想化、自己所鍾愛的那一部分;以及會迫害自己、自己所憎恨的那一部分。早期階段的主要焦慮涉及了自我的生存。在憂鬱位置時,也會感受到客體的焦慮。

如果能夠承受自己所愛與所恨的人合而為一,就會開始對於對方身為一個完整客體的福祉和存續感到焦慮,最終焦慮感會引發悔恨的罪疚感和悲傷感受,這與愛的深化有關。對於因為仇恨而失去或造成損壞的東西,就產生了需要進行修復的衝動。自我的能力擴大了,世界變得更加豐富、更接近現實狀態。對客體的全能控制減少了,現在客體感覺起來更加真實、彼此分離。因此個人的成熟化與失落和哀悼密切相關,會了解到對方以及對方的人際關係與自己是分離的。因此隨著對於伊底帕斯狀態的了解,不可避免就會伴隨著憂鬱位置的心理狀態。衍生的憂鬱焦慮與痛苦會被躁狂防禦、和強迫防禦所抵消,這也可能會被退縮回偏執─分裂位置時的分裂和偏執所抵消。防禦可能是暫時的,也可能是被嚴密建構起來,防禦會阻止人們去面對、修通憂鬱位置。

「憂鬱位置」這個術語被人們以不同、但相關的方式所使用。它可以指稱這種發展整合的嬰兒期體驗。更廣泛來說,它也指在生命任何階段,對於充滿恨意的攻擊、以及對外在和內在客體受損的罪疚感與哀悼經驗。在面對失落的正常哀悼與嚴重憂鬱的尺度上,會有著程度不一的災難感受。這個術語也被寬鬆地用來指稱「憂鬱位置功能」(depressive position functioning),這裡所代表的是個體可以承擔個人責任,將他/她和他者視為彼此獨立。

重要論文

1927 Klein, M. ‘Criminal tendencies in normal children’〈正常兒童的犯罪傾向〉. 兒童在侵略攻擊後的罪疚感之初次觀察 。

1929 Klein, M. ‘Infantile anxiety-situations reflected in a work of art and in the creative impulse’〈反映在藝術作品和創作衝動中的嬰兒期焦慮情境〉.  從對於攻擊的恐懼的觀察、轉為對於所愛客體的恐懼。在此篇首次提及修復(reparation)。

1932 Klein, M. 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兒童精神分析》. 分裂以保護好的客體;「復原」(restitution)在昇華的重要性。

1933 Klein, M. ‘The early development of conscience in the child’〈兒童良心的早期發展〉. 超我從報復轉為帶著罪疚與道德感擔憂之本質改變。

1935 Klein, M. ‘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論躁鬱狀態的心理成因〉. 首篇明確闡述憂鬱位置的文章。

1940 Klein, M. ‘Mourning and its relation to manic-depressive states’〈哀悼及其與躁鬱狀態的關係〉. 更清晰、發展完整的詳述。

1945 Klein, M. ‘The Oedipus complex in the light of early anxieties’ 〈從早期焦慮討論伊底帕斯情結〉.  在此篇文章中,建立了憂鬱位置與伊底帕斯情結之間的重要聯結。

1946 Klein, M. ‘Notes on some schizoid mechanisms’〈對某些類分裂機制的評論〉. 此篇引入偏執─分裂位置的概念,更清晰描繪了這兩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