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客體

從本質上說,「內在客體」這個術語所指的是外在客體的心理、情感意象被納入自我當中。內在客體的特徵受到自我投射在客體上的面向所影響。內化人物的世界、以及客體所在的真實世界(當然也在心靈中),這兩個世界之間的複雜互動透過了投射、內攝的重複循環而持續一生。最重要的客體是從父母那所衍生出來的那些客體,特別是來自嬰兒投射其愛意(生的本能)或者恨意(死的本能)的這些面向,這些從母親或乳房所衍生出來的內容。一般認為當這些客體被納入自我時,嬰兒的體驗就像是在體內具體實際存有那個帶來歡樂(好的內在部分客體,好乳房)、或者痛苦(壞的內在部分客體,壞乳房)的部份。嬰兒對於這些客體其動機的看法一部分是基於嬰兒對外在客體的正確感知,一部分是基於嬰兒投射到外在客體上的渴望和感受:想讓壞客體痛苦的惡意渴望、和帶給好客體歡樂的善意渴望。

所有的內在客體在自我的經驗當中是彼此互相連結的。內在客體可以被個人所認同、並與之同化。他們可能感覺起來與自我有所分離、但同時又存在於自我當中。在克萊恩的理論裡,內在客體的狀態對個體發展、以及其心理健康極為重要。對於穩定的好客體的內攝和認同,是自我連貫、整合經驗的能力關鍵。損壞或死亡的內在客體會引起巨大焦慮、並可以導致人格的解體。而處於良好狀態的客體,則會促進個體的信心與幸福感。

內在客體可以存在於多個層次上。它們或多或少是潛意識的,或多或少是原始的。嬰兒期內在客體最初是在身體和心靈中以具體存在的方式來體驗,這構成了成人心理的原始層次,為日後的感知、情感和思惟增加情緒影響力。內在客體可能以夢境、幻想和語言的方式來呈現給自我。

內在客體在概念上令人困惑,因為它們是從形上學和現象學的角度來描述的。從形上學的角度來看,第一個內在客體在一定程度上,是生的本能與死的本能的產物,足以影響自我結構,也是超我的基礎。從現象學上來看,它們是幻想的內容,但那是具有真實影響力的幻想。

內在客體的概念化與克萊恩的生死本能論,她對於潛意識幻想的想法、以及她從偏執─分裂位置發展到憂鬱位置的理論,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憂鬱位置是從部分客體轉向完整客體運作的發展。這意味沒有單一定義可以完全捕捉內在客體這個概念。

重要論文

1910 Freud, S. ‘Leonardo da Vinci and a memory of his childhood’〈達文西與其童年的記憶〉.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 Vol. 11《佛洛伊德全集》標準版(第11冊). Hogarth Press (1958).  Freud寫達文西對他母親的認同。

1914 Freud, S. ‘On narcissism: an introduction’〈論自戀:引言〉.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 Vol. 14《佛洛伊德全集》標準版(第14冊). Hogarth Press (1957). 把自我(ego)視為所愛的客體。

1917 Freud, S. ‘Mourning and melancholia’《哀悼與抑鬱》.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 Vol. 14《佛洛伊德全集》標準版(第14冊). Hogarth Press (1957). 自我認同於受責難、失去的客體。

1926 Klein, M. ‘The psychological principles of early analysis’〈早期分析的心理學原則〉.孩子的施虐衝動扭曲了內攝的母親。

1927 Klein, M. ‘Symposium on child analysis’〈兒童分析論文集〉.  此篇區辨了 「意象」(imago)與原始客體的不同。

1929 Klein, M. ‘Personification in the play of children’〈兒童遊戲中的擬人化〉. 性心理階段影響意象的特質。此篇描述了具有極端特徵的意象。

1932 Klein, M. 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兒童精神分析》. 生與死的本能影響了內攝的(部分)客體的特徵。

1935 Klein, M. ‘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論躁鬱狀態的心理成因〉. 從部分客體改變為對於完整客體的連結會誘發失去好客體的恐懼、以及客體存續的擔憂。對於外在和內在客體之間的關係有更複雜理解。

1940 Klein, M. ‘Mourning and its relation to manic-depressive states’〈哀悼及其與躁鬱狀態的關係〉. 對於失去好客體所動員的防禦。哀悼涉及了失去外在與內在客體。

1942 Heimann, P. ‘A contribution to the problem of sublimation and its relation to the process of internalization’〈對昇華的問題以及與內化過程關係的意見〉,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23: 8-17. 以鮮明的臨床案例清楚闡述這個概念,討論了同化的歷程。

1946 Klein, M. ‘Notes on some schizoid mechanisms’〈對某些分裂機制的評論〉. 客體的二元分裂對於好客體的建立是必要的、對健康發展也很重要。此篇區分二元分裂與碎裂的不同。

1949 Heinmann, P. ‘Some notes on the psycho-analytic concept of introjected objects’〈關於精神分析概念中內攝客體的一些說明〉,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22: 8-17. 詳盡闡述這個概念;此篇強調與身體感知的連結。

1957 Klein, M. ‘Envy and gratitude’〈嫉羨與感恩〉. 忌妒導致具有破壞力的內在客體之內化。

1958 Klein, M. ‘On the development of mental functioning’〈論心智功能的發展〉. 重述並修改理論,加入了極端的原始內在客體被安置於「深層潛意識」(deep unconscious)當中,不受干擾。

1952 Rosenfeld, H. ‘Notes on the psycho-analysis of the super-ego conflict of an acute schizophrenic patient’〈關於急性思覺失調症病人的超我衝突的精神分析說明〉,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33: 111-131. 死亡或者受損的內在客體以「從自我分裂出的超我」(ego-splitting super-ego)在心靈中發揮作用。

1959 Bion, W. ‘Attacks on linking’〈對連結的攻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40: 308-315; republished in Second Thoughts《再思》. Heinemann (1967); and in E. Spillius (ed.) Melanie Klein Today《今日梅蘭妮克萊恩》, Vol. 1. Routledge. (1988). 內在客體作為「能破壞自我的超我」(ego-destructive superego)。

1964 Rosenfeld, H. ‘On the psychopathology of narcissism: A clinical approach’〈論自戀的精神病理學:臨床方法〉,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45: 332-337. 探索全能的內攝和認同。

1971 Rosenfeld, H. ‘A clinical approach to the psychoanalytic theory of life and death instincts: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ggressive aspects of narcissism’〈精神分析理論中生與死的本能之臨床取向:對自戀的攻擊面向的調查〉,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52: 169-178. 探索全能的內攝和認同。

2004 Sodré, I. ‘Who’s who? Notes on pathological identifications’〈誰是誰?關於病態認同的說明〉. E. Hargreaves and A. Varchevker (eds.). In pursuit of Psychic Change《追求精神變化》. Routledge. 此篇延續客體的全能內攝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