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萊恩學派的技術

技術是指用於分析師和病人之間的一套處置程序,目的是促使潛意識內容變得能夠覺察。設置的一致和規律性、時間的界線、以及會談的頻率都是技術所強調的重點,此外分析師能保持接受、但仍有所區辨的心態也很重要。

克萊恩在她的寫作中強調她的工作、包含她的技術,乃奠基於佛洛伊德的工作。佛洛伊德描述了他與成人病人工作的基本方法是每週進行五到六次的會談,使用沙發躺椅,並要求病人「自由聯想」。也就是說,在沒有審查的情況下,盡可能向分析師說出他們的想法和感受。他對分析師的補充禁令是,分析師應該保持「懸浮的注意力」(evenly suspended attention),並且分析師應該避免在病人的材料中找尋他所希望找到的東西(Freud, 1912)。

克萊恩強調佛洛伊德的移情(transference)概念。移情指的是在與分析師的關係中,以意識和潛意識表現出過去或現在的經驗、人際關係、想法、幻想、以及情感,無論那是積極正向、還是消極負向的內容。克萊恩特別強調了「負向移情」(negative transference)的重要性,她認為如果分析師能夠辨認出負向移情,並能對此有所理解,就可以在負向移情上有效的工作。她強調病人過去和現在經驗的「整體情境」(total situation)在移情中的角色。如同佛洛伊德,克萊恩強調病人用來抵擋承認精神現實的防禦機制是很重要的。她也強調病人的焦慮,正是分析師理解病人潛意識幻想的起點,她認為分析師的詮釋是分析治療當中的主要工具。

雖然克萊恩大致上同意佛洛伊德關於生死本能的觀點,但在她的技術方法中,她更關注於本能驅力的特定內容,而不是抽象的概念化。臨床觀察是她的起點、也是她的特殊天賦。在她的工作中,觀察和思想相互作用,再產生新的觀察和進一步的理論。因此對於克萊恩來說,技術和臨床內容是緊密相連、彼此互動的。她並未試圖以純粹抽象的術語、或不提供臨床內容的方式來說明技術。

技術在克萊恩工作期間及那之後,由 Strachey、Racker、Rosenfeld、Bion、Segal  及 Joseph  進一步發展。技術有兩種主要的變化類型。第一,人們越來越著重將分析師–病人之間的關係視為了解病人的主要訊息來源。這個觀點與早前認為病人是一個孤立的實體,可以由外部「客觀」的角度來進行觀察的觀點相反。其次,與克萊恩及佛洛伊德形成鮮明對比的後期發展是,分析師的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可以成為與病人有關的重要資訊來源這個發展觀點。除了這兩個主要技術變化的趨勢,還有一些其他較不重要的變化,包含一些常用名詞的區辨。

重要論文

1932 Klein, M. 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兒童精神分析》. 克萊恩的早期兒童發展理論的高峰,包括遊戲技巧。

1934 Strachey, J. ‘The nature of the therapeutic action of psychoanalysis’〈精神分析治療行為的本質〉,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15: 127-159; (1969). 此篇是說明分析師/病人關係、以及「引發改變的詮釋」(mutative interpretation)在精神變化中的作用等主題上具有影響力的論文。

1943 Klein, M. ‘Memorandum on technique’〈關於技術的備忘錄〉(直到1991年才出版)。簡潔陳述移情的重要性;初次提到「情境」(situations)。

1950 Heimann, P. ‘On counter-transference’〈論反移情〉,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31: 81-84.對於以分析師的反移情作為「病人產物」(patient’s creation)的論述。

1952 Klein, M. ‘The origins of transference’〈移情的根源〉. 克萊恩與成人工作的技巧。此篇談移情是基於嬰兒期的客體關係;也談「整體情境」(total situation)的概念。

1956 Money-Kyrle, R. ‘Normal counter-transference and some of its deviations’〈正常的反移情及其某些偏差〉,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37: 360-366; republished in The Collected Papers of Roger Money-Kyrle《Roger Money-Kyrle論文集》. Strath Tay: Clunie Press (1978). 對於分析師–病人的關係和反移情在其中的角色進一步闡述想法。

1962 Bion, W. Learning from Experience《從經驗中學習》. Heinemann. 此書談涵容器/被涵容的理論。

1964 Rosenfeld, H. ‘On the psychopathology of narcissism: A clinical approach’〈論自戀的精神病理學:臨床方法〉,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45: 332-337; republished in Psychotic States《精神病狀態》. Hogarth Press (1965). 此篇區分了「具有生命本能」(libidinal)和「具有破壞力」(destructive)的兩種自戀,並說明分析兩者破壞力的方法。

1967 Bion, W. ‘Notes on memory and desire’〈關於記憶與慾望的說明〉, Psycho-Analytic Forum《精神分析論壇》. 2: 272-273, 279-280; republished in E. Spillius (ed.) Melanie Klein Today《今日梅蘭妮克萊恩》, Vol. 2. Routledge (1988). 此篇討論記憶和慾望會減低注意病人和分析師的當下互動。

1971 Rosenfeld, H. ‘A clinical approach to the psychoanalytic theory of the life and death instincts: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ggressive aspects of narcissism’〈精神分析理論中生與死的本能之臨床取向:探究自戀的攻擊面向〉,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52: 169-178; republished in E. Spillius (ed.) Melanie Klein Today《今日梅蘭妮克萊恩》, Vol. 1. Routledge (1988). 此篇區分了「具有生的本能」(libidinal)和「具有破壞力」(destructive)的兩種自戀,並說明分析兩者破壞力的方法。

1985 Brenman Pick, I. ‘Working through in the countertransference’〈修通反移情〉,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66: 157-166; republished in E. Spillius (ed.) Melanie Klein Today《今日梅蘭妮克萊恩》, Vol. 2. Routledge (1988). 對於瞭解病人來說,先對自己的反移情有所瞭解是必要的。

1985 Joseph, B. ‘Transference: The total situation’〈移情:整體情境〉,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66: 447-454; republished in E. Spillius (ed.) Melanie Klein Today《今日梅蘭妮克萊恩》, Vol. 2. Routledge (1988); and in Psychic Equilibrium and Psychic Change《精神平衡和精神改變》. Routledge (1989). 此篇以案例提供「整體情境」的定義。

1987 Rosenfeld, H. Impasse and Interpretation《僵局與詮釋》. Tavistock.  談「薄皮」和「厚皮」的自戀病人。

1989 Britton, R. ‘The missing link: Parental sexuality in the Oedipus complex’ 〈失落的連結:伊底帕斯情結中父母的性特質〉. R. Britton, M. Feldman and E. O’Shaughnessy (eds.) The Oedipus Complex Today: Clinical Implications《伊底帕斯情結新解:臨床實例》. Karnac. 此篇談「三角空間」(triangular space)的概念。

1989 Joseph, B. Psychic Equilibrium and Psychic Change《精神平衡和精神改變》. Routledge. 在此文中,Joseph 強調關注病患與分析師的當下關係。

1992 O’Shaughnessy, E. ‘Enclaves and excursions’〈飛地與漫走〉,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國際精神分析期刊》. 73: 606-611. 本文說明分析師需要分析與病患的關係中,那些導致飛地或漫走的情況,飛地與漫走都是被用來避開處理需要被分析的精神情境。

1993 Steiner, J. ‘Problems of psychoanalytic technique: Analyst-centred and patient-centred interpretations’〈精神分析技術的問題:分析師中心與病患中心的詮釋〉. Psychic Retreats《精神僻靜》. Rout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