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人物

Karl Abraham

Abraham 生於1877年,德國人,他和Jung同期在蘇黎世柏戈赫茨利精神科醫院(Burghölzli Mental Hospital)接受精神科醫師訓練時,開始接觸精神分析。他繼而成為精神分析的創始元老,與Freud、Jung、Jones、Ferenczi並列齊名。Abraham對精神分析最重大的貢獻,是提出前性器期、憂鬱症和強迫症的論點,並瞭解到自戀是分析治療中的阻礙。在這些理論當中,特別是與前性器期和施虐性相關的觀點,深深影響Klein的思維,滋養她建構出一幅精彩絕倫的兒童心靈圖像。

Abraham於1910年創建德國精神分析學會 (German Psychoanalytical Society),自1924年起,他開始分析Klein,分析持續了18個月。同年,他被選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International Psychoanalytical Association)主席,但在隔年1925年病逝,年僅48歲。

Sándor Ferenczi

Ferenczi生於1873年奧匈帝國的密什科茲(Miskolc),有11名手足。他是精神科醫師,1908年與Freud相識後,亦投身精神分析。Freud與Ferenczi不僅成為摯友,專業上也密切合作,雖然Ferenczi後來大幅偏離古典佛洛伊德學派,但兩人情誼逾20年。Ferenczi是Klein第一任分析師,他對客體關係的觀點深刻影響Klein如何思考兒童與外在世界的早年經驗,更重要的是,兒童與母親及母親身體的關係。

Ferenczi在1913年創立匈牙利精神分析學會(Hungarian Psychoanalytic Society),1918至1919年間擔任國際精神分析學會主席。

1933年,Ferenczi因惡性貧血病逝,享年60。

Anna Freud

Anna生於1895年,是Freud夫婦(Sigmund Freud 和Martha Freud)的么女。她似乎有個辛苦的童年,經常要與姊姊Sophie競爭,交朋友也比較慢。青少女時期時,父親為她進行分析,終其一生,她都堅守並發揚父親的精神分析觀點。

在1918至1922年接受父親的分析之前,Anna Freud在維也納習醫,1922年成為維也納精神分析學會會員。她專攻兒童精神分析,日後在倫敦創立漢普斯德戰時幼兒園 (Hampstead War Nursery),為二次大戰情緒受創的兒童,提供心理治療及穩定支持。

1938年,納粹佔領維也納,Anna Freud逃至倫敦,成為Klein與其追隨者的眼中釘。她指控Klein學派的論點偏離正統精神分析(即,古典佛洛伊德學派分析),甚至不應視之為分析,僅是後設心理學。這兩位精神分析女性領袖,在許多核心理論上抱持歧見,包括兒童最早可在幾歲接受分析(Klein認為可以成功分析5歲前的兒童,Anna Freud並不同意)、移情和反移情在分析中的角色、備受爭議的死的本能概念(此乃Freud的創想)、伊底帕斯衝突的發生階段等。Klein認為Anna Freud太狹隘守舊,無法跳脫父親原有的理論,進行必要的延伸與創新。Anna則認為Klein過度臆測、缺乏科學根據、態度傲慢、作風極端。兩位兒童分析先驅間的戰爭越演越烈,促發了1942年起一系列「論戰」(Controversial Discussions)。

1982年Anna Freud 於倫敦辭世,享年87。

Sigmund Freud

1856年5月6日,Freud在奧匈帝國摩拉維亞(Moravia)的普日博爾(Příbor)小鎮出生(今捷克境內),雙親都是猶太人,為他取名Sigismund Schlomo Freud。他在襁褓時期時,舉家搬遷到維也納,從此,Freud在維也納定居至1938年,最後因納粹入侵而被迫逃亡。他鍾情哲學,但最初是以神經學家為職,在維也納大學習醫階段,他攻讀哲學、動物學和生物學。

Freud在29歲時赴巴黎向神經學家Jean-Martin Charcot學習。當時Charcot主要投入研究歇斯底里症和催眠治療,這對Freud的思維和日後生涯選擇產生極大影響。Freud回到維也納後,決心成為運用催眠技術治療疾病的心理學家,此後十年間,他和友人Josef Breuer發展出新的臨床技術「自由聯想」,捨棄了催眠,精神分析就此誕生。

Klein與Freud有過幾次會面,然而,或許因為Klein是Anna的頭號大敵,更是Anna在兒童分析界最具威脅性的對手,Freud從未支持過Klein的想法。Klein經常被指控悖離Freud理論,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精神分析,不過,Klein總是聲明對Freud景仰至深,並最受其啟發,甚至她所有的理論靈感,都源自Freud的思想。

Freud於1939年9月23日辭世,享年83歲。

Edward Glover

Edward Glover生於1888年,是家中三名男孩中排行最小的。他在英國格拉斯哥大學(Glasgow University)攻讀醫學,完成學業後,曾在格拉斯哥與倫敦從事小兒科、外科和胸腔內科工作。Glover後來前往柏林接受Abraham分析,1921年成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員。

1930至1940年代初期,Glover大力抨擊Klein及她的理論。Melitta Schmideberg(Klein的女兒,接受Glover分析)與他聯手,再加上Anna Freud,三人合力想要剷除Klein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的地位及影響力。當年,Glover和Schmideberg對Klein的抨擊是最猛烈的,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因此極度動盪,一直要到1944年Glover退出學會,紛爭才漸告平息。此時,多年的論戰終於宣告落幕,但Glover不悅地宣稱英國學會再也不是佛洛伊德學派(即,不再是正統分析)。

Glover與Melitta Schmideberg有志一同,皆長年投身於少年行為偏差與犯罪學領域,他獨力或與人共同創建多個相關組織,包括:波特曼心理治療中心(Portman Clinic)、少年行為偏差研究與治療學院(Institute for the Study and Treatment of Delinquency)、《英國犯罪學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Criminology),以及英國犯罪學會(British Society of Criminology)。

他於1972年84歲時辭世。

Paula Heimann

1899年,Heiman在德國但澤市(Danzig,今日波蘭的格但斯克市Gdańsk)出生,後來在柏林接受精神分析訓練。她和Klein在柏林相識,1933年搬到倫敦後不久,就擔任Klein的秘書,後來接受Klein分析。1942至1944年論戰期間,Heimann是Klein陣營的核心人物,她在論戰會議上發表了2篇重要文章闡述Klein理論。

兩人的親密與相互扶持之情,一直延續到1950年代初期告終,原因是Heimann的理論觀點開始與Klein分歧,尤其在對反移情的看法上意見顯著不同。她倆之間的裂痕無法修復,導致 Heimann離開克萊恩陣營,加入「獨立」或「中間」學派。1954年,她受英國精神分析學會任命,擔任訓練委員會的秘書長。

Heimann在1982年逝於倫敦,享年83。

Ernest Jones

Jones出生於1879年,英國威爾斯南部斯旺西 (Swansea) 市郊的高沃頓村(Gowerton)。他在威爾斯的卡迪夫大學(Cardiff University)和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攻讀醫學和產科,後來繼續專攻神經學。1905年,他初次接觸Freud的作品,深受Freud對病患內在世界的投入與瞭解所觸動,1908年他和Freud首度碰面,此後成為專業同僚。

起初,英國社會無法接受Freud的觀點和治療方式,於是Jones旅居加拿大和美國數年,並與他人共同創立美國精神分析學會(Americ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他在1913年回到倫敦,1919年底創立英國精神分析學會,這似乎顯示出,英國社會在「正常」或病態心理的研究與治療上,整體氛圍有了巨大轉變。他自英國分析學會成立就擔任主席25年,直至1944,並兩度擔任國際精神分析學會主席,創辦了《國際精神分析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他另有一項著名事蹟,即,為Freud撰寫第一本官方傳記。

身為英國及國際精神分析界的重量級人物,不論於公於私,Jones 對Melanie Klein的支持是無價的。Klein最初能順利被英國分析學會接納,他功不可沒,Klein不斷重申Jones是她生涯上的貴人。

Jones於1958年辭世,享年79。

Strachey夫婦(Alix與James)

James Beaumont Strachey生於1887年,兄長是以傳記家、作家和評論家聞名的Lytton Strachey,兩兄弟都屬於當時有名的布盧斯柏里團體(Bloomsbury set,即倫敦文人雅士圈,聚集於倫敦布盧斯柏里區),亦是當中的核心人物。Alix Sargent Florence 1892年生於美國紐澤西,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英國人。James 和 Alix在布盧斯柏里團體的聚會上相遇,於1920年結為連理。

1921年,Strachey夫婦搬至維也納,James開始接受已景仰多年的 Freud分析。德文流利的兩人並開始翻譯Freud的作品,完成日後英文《佛洛伊德全集》標準版(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成為Freud作品公定使用的英譯版。Alix在旅居柏林期間與Klein成為好友,是日後促成Klein造訪及定居倫敦的重要推手。Alix和James後來都受訓成為精神分析師,並在1920年代中期成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員。Strachey夫婦從一開始就對Klein理論懷抱興趣且持續不墜,但兩人始終未加入學會中的A派或B派,拒絕擁護安娜弗洛依德學派或克萊恩學派。

James 逝於1967年,Alix則在6年後1973年辭世。

Donald Winnicott

1896年,Donald Woods Winnicott生於英國普利茅斯(Plymouth),他習醫出身,後來成為小兒科醫師。Winnicott正式成為醫師幾年後,就赴倫敦帕丁頓葛林兒童醫院(Paddington Green Children’s Hospital)服務,從此進入他專業生涯的高峰。

Winnicott一向對兒童心理學深感興趣,於是決心接受James Strachey分析,一路進行了10年。此後,他又接受Joan Riviere分析,並於1927年正式開始接受精神分析訓練。Winnicott一開始即受Klein的觀點吸引,原本似乎極可能成為克萊恩學派的一員,不過,他無法苟同某些 Klein 的核心論述,像是死的本能、或是「忌妒」在心理發展中的角色。他極力說服Klein重新思考這些重要元素,但Klein毫不退讓也不採信Winnicott的創新論點。於是,Winnicott成為獨立學派(又稱中間學派)的大將,提出諸多重要的精神分析論點,像是過渡客體(transitional object,存在於兒童想像世界與真實世界的跨界客體),以及「夠好的」母親,而不是理想化的完美母親。

Winnicott於1971年辭世,享年74歲。

Woolf夫婦(Virginia 與 Leonard)

Adeline Virginia Woolf生於1882年,早Klein一年出生,她的丈夫Leonard Woolf生於1880年。Virginia一向聰慧,極富想像力且胸懷大志,名列20世紀最偉大的作家之一。Leonard則相當睿智,是具天賦的政論家、理論家,亦是公職人員。

二十世紀初的三十年間,Woolf夫婦一直是倫敦著名文人雅士圈(布盧斯柏里團體)的核心人物。夫婦倆人都鍾情精神分析,亦與James Strachey是好友,於是運用名下的霍加斯出版社(Hogarth Press)出版James英譯的Freud著作。Virginia不斷實驗新的文學體裁和表達人類經驗的方式,這在她著名的「意識流」文學風格當中鮮明呈現,後世經常認為是受到精神分析理論影響,而她也在私人日記或筆記中,提及精神分析這種新的思想學派。在Freud過世前不久,Virginia曾到Freud家中見過他,而1926年主要籌辦Klein第一場倫敦講座的,則是Virginia的弟弟和弟妹Adrian和Karin Stephan夫婦。

Woolf夫婦至少與Klein見過一次面,Virginia是這樣描述Klein的:

「……這位女士有個性也有力道,但內斂著……我該怎麼形容?那絕非刻意打造,而是微微散發的,有什麼在底層隱隱而動。有一股拉力、扭力,像是深水逆流,令人膽寒。作風相當直率的灰髮女士,有雙明亮富想像力的大眼。」

1941年,Virginia Woolf 深恐數度精神崩潰又再復發,於是將自己溺斃身亡,享年59歲。Leonard活至88歲,死於196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