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精神分析著作

《歇斯底里症研究》(Studies on Hysteria , 1895)

此書由Freud和Joseph Breuer共同撰寫,為精神分析奠下基石。書中論述五則歇斯底里症案例,是兩人於10年間治療的個案(Breuer治療一案,Freud治療四案),從臨床觀察這些案例的過程中,他們得出幾個重要概念,包括抗拒(resistance)、象徵化(symbolism)以及移情(transference)。此時由於Freud已不再使用催眠進行治療,他提出新創的「自由聯想」技術,作為催眠的延伸與改良。

19世紀後半,歇斯底里症令醫師和心理學家束手無策,許多人為這種怪異症狀所苦,直到精神分析出現。《歇斯底里症研究》革命性地解析這類病症,呈現分析師如何幫助病患,將潛藏的精神官能式創傷之情緒經驗重新憶起、再度經歷,或透過最重要的,將之化為言語,便可將創傷帶到意識領域,繼而脫離其在潛意識中頻頻糾纏作祟。書中早期精神分析治療歇斯底里症的案例當中,最著名也最符合治療原型的,就是Breuer的病患Anna O.。

《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1900)

Freud終其一生都認為《夢的解析》是他最重要的作品。此作奠定了精神分析思維與治療實務的基石,Freud從瞭解心靈意涵和夢的意圖著手,繼而發展出一套整體心智模式。

Freud是從自身的觀察開始,衍伸探索至整體夢的領域。他有一本專門記錄自身夢境的筆記,其中有一則名為「Irma的注射」(Irma’s injection)的夢境,在書中被詳盡分析。Freud對人類作夢的前衛觀點是,每個夢境都是慾望實現(wish fulfilment)的表徵(意指或多或少都經過偽裝)。Freud更為了說明夢為何總是呈現怪異、不連貫的形式,而提出人類心智會主動運用扭曲(distort)、凝縮(condense)、置換(displace)或符號式表徵(symbolically represent)方式,掩蓋夢的潛藏內容,創造出一個狀似神秘的表顯內容。

同在此作中,Freud首度詳盡區分了潛意識(Unconscious)、前意識(Preconscious)與意識(Conscious)。

〈哀悼與抑鬱〉(Mourning and Melancholia, 1917)

〈哀悼與抑鬱〉是Freud「後設心理學」系列文章之一,此作區分了正常哀悼與病態的憂鬱症(或抑鬱melancholia)。正常哀悼是在失去所愛之人或某個意念之後,哀悼者會覺得外在世界彷如消損凋零,內心充滿悲傷。在病態的抑鬱狀態下,患者會將消損凋零和絕望感轉向自我。Freud解釋,此乃由於病態抑鬱者將失去的客體內攝至自我當中,於是任何對客體的原慾依附,不論是愛意或怨懟,都會轉向自身。正因如此,病態憂鬱症患者與客體的關係,乃是某部分退回至自戀型的關係,與外在世界脫離。

此作提出的內攝或認同外在客體,深深影響Klein發展內攝、投射,以及偏執─分裂與憂鬱位置的概念。

《超越享樂原則》(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 1920)

Freud在《超越享樂原則》這部核心著作當中,對原本心智單純追求享樂和逃避不悅感的理論,進行了延伸拓增。Freud意知到先前的理論無法解釋人類所有行為,比方說病患抗拒痊癒,或頑強死守著對自身頻頻破壞的精神官能模式,於是,他提出了備受爭議的「死的本能」(death instinct)概念。

「死的本能」與「生的本能」(life instinct,或「愛」Eros)相對立,這個概念讓Freud得以解釋某些明顯悖離常理的精神官能式傾向,像是病患頻頻一再經歷創傷,且這類重複性的行為會阻礙分析治療。Freud更在這部影響力深遠的作品中,藉由提出有機生物皆欲求回到無生機的狀態,來說明強迫性重複(repetition compulsion)的潛藏意義,以及這個現象與享樂原則的關聯。此作深刻啟發Klein,她是Freud追隨者當中,少數會採用「死的本能」並將之延伸發展的一員。

《自我與本我》(The Ego and the Id, 1923)

在這部重要作品當中,Freud提出他的第二心智結構理論,將心智分為本我(Id)、自我(Ego)與超我(Superego)。他的目的不在取代第一地誌學心智理論,倒是要延伸或修改它。Freud也在此作更進一步詳盡描述伊底帕斯衝突,並提出心靈是生來即具雙性戀特質。此作亦再度重申死的本能何等重要,強調罹患心理疾病的個體,尤其是憂鬱症患者,主要乃困於生與死的本能兩相衝突拉鋸。

〈哀悼及其與躁鬱狀態的關係〉(Mourning and Its Relation to Manic-Depressive States, 1939)

Klein在此作當中(於1940年出版),詳述了憂鬱位置的概念。Freud提出哀悼乃是一段現實檢驗(reality testing)歷程,Klein將此論點延伸,認為嬰兒緩慢地整合內在與外在客體,就是不斷地在交互驗證著潛意識幻想與現實。憂鬱位置的憂鬱及罪疚焦慮,乃衍伸自偏執─分裂位置的迫害及偏執妄想焦慮(Klein一直要到生涯晚期,才提出這個發展階段上較早出現的位置)。當嬰兒開始理解父親和母親是真實、獨立且完整的人,便知覺到好與壞都在父母身上併存,而對父母產生矛盾情感。矛盾情感一出現,就會引發罪疚感和焦慮,但亦會促發修復的慾望。雖然此觀點是受Freud和Abraham的理論啟發,但對於理解早期的心智生活,仍是極度創新、具啟發性的思維模式,亦屬於Klein最精采的論點之一。

1942-1944 論戰(The Controversial Discussions 1942-1944)

「論戰」在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內延燒了四年,一度幾乎讓學會分崩離析。隨著Freud、Anna Freud和其他維也納分析師在1938年來到英國,以及1939年Freud過世,Klein的激進理論就成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激烈辯論的主題。在種種私人恩怨與政治操弄下,「論戰」仍達成了許多知識面的突破和實務面的共識,一直影響著精神分析發展至今。

《佛洛伊德─克萊恩論戰 1941-1945》(The Freud-Klein Controversies 1941-45)一書,是Pearl King與Riccardo Steiner根據已封存的檔案庫資料共同編撰的作品。書中完整收錄英國分析學會多年激烈辯論的第一手紀錄,包括所有的相關論文與通信。

建議閱讀: King, P. and Steiner, R. (Eds.), The Freud-Klein Controversies 1941-45. (New Library of Psychoanalysis, Routledge, 1992).

(中譯版:《佛洛伊德─克萊恩論戰 1941-1945》,林玉華、蔡榮裕譯,聯經出版,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