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Klein與孫女Diana
Klein與孫女Diana

Melitta Schmideberg與丈夫Walter分居,離開英國, 前往紐約定居至1961年。在此期間,她主要的工作對象是非行少年(adolescent delinquents)。

Klein是在某個農場度過該年8月,有媳婦Judy以及孫兒Michael和Diana作伴。


1946

12月4日,Klein在英國分析學會發表〈對某些分裂機制的評論〉(Notes on Some Schizoid Mechanisms),此乃Klein生涯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內容詳述了「自我─分裂」(ego-splitting)和「投射─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兩大概念,因而成為精神分析思維發展中的一大關鍵時刻。

英國分析學會內部經過多次辯論後,終於為了亟欲解決Anna Freud陣營和Klein陣營爭論不休的理念差異,成立了A、B,以及所謂「中間學派」(Middle Group)共三個小組。學會延燒多年的唇槍舌戰終於稍告平息,學會也因此脫離了解散危機。


1947

英國精神分析師John Rickman獲選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會長,他曾接受Freud、Ferenczi和Klein分析,也是「中間學派」一員(即,非Anna Freud或Klein陣營)。任命Rickman擔任會長,乃在致力維持學會能中立運作。


Klein參加巴黎的研討會,約攝於1950年
Klein參加巴黎的研討會,約攝於1950年

1948

Susan Isaacs因罹癌於10月12日病逝,享年63歲。


1949

第16屆國際精神分析大會於瑞士蘇黎世(Zurich)舉行,Klein在暌違女兒Melitta 4年後,首度在大會上遇見她,但兩人沒有交談。


1951

Klein的同僚暨摯友們為了籌備她 的70大壽,出版了《精神分析發展》(Developments in Psychoanalysis),書中收錄Heimann、Isaacs、Riviere、Klein…等人的文章。

10月27日,Klein已分手的戀人Chezkel Zvi Kloetzel辭世。


1952

Ernest Jones在Kettner’s餐廳為Klein籌辦70大壽晚宴,地址在倫敦蘇活區羅米利街29號(29 Romilly St, Soho)。

Klein 70大壽於Kettner’s餐廳舉辦晚宴
Klein 70大壽於Kettner’s餐廳舉辦晚宴

根據當晚的合影,出席晚宴的人物有(左起順時鐘排列):[就席者]Marion Milner、Sylvia Payne、Eric Klein、Roger Money-Kyrle、 Clifford Scott、 Paula Heimann、 James Strachey、 Gwen Evans、[不知名者]、 Michael Balint、 Judy Klein(Eric Klein的妻子);[站立者]Melanie Klein、 Enest Jones、Herbert Rosenfeld、Joan Riviere、Donald Winnicott


1953

可能由於超量工作而過度勞累,Klein經歷了一場病痛和暈眩(因此在醫院小住了一陣),隨後她賣掉克里夫頓山丘路的房子,搬到倫敦西漢普斯德區(West Hampstead)較小的公寓,地址在布瑞克奈爾花園路(Bracknell Gardens)20號。

Klein開始著手寫自傳。2015年,這份自傳在存放Roger Money-Kyrle的檔案資料中被發現,Robert Hinshelwood將之重新謄錄,於2016年出版。下載Klein的自傳(英文版)


Klein 1950年代的模樣
Klein 1950年代的模樣

1954

與Klein感情疏遠的女婿Walter Schmideberg,因潰瘍類的疾病在瑞士病逝,這時他已與妻子Melitta分居多年。


1955

2月1日,Klein創立梅蘭妮克萊恩信託基金會(Melanie Klein Trust),她懷此願望已有數年了。她邀請Wilfred Bion、Paula Heimann、Betty Joseph、Roger Money-Kyrle和 Hanna Segal擔任信託受託人,並投入600英鎊使之開始運行。

《精神分析新方向》(New Directions in Psychoanalysis)一書付梓。

Klein參加了7月24-25日在瑞士日內瓦(Geneva)舉行的國際精神分析大會。大會第一天,Klein發表〈嫉羨與感恩之研究〉(A Study of Envy and Gratitude),此乃Klein最受爭議的作品之一,引發了猛烈的批評聲浪。當時Paula Heimann與Klein已不再友好,也是抨擊此文的一員。

11月24日,Klein去信Heimann,請她退出梅蘭妮克萊恩信託基金會的信託受託人。隨著這段長而緊密的友誼畫下句點,Heimann不久後也離開Klein陣營。


1956

Klein開始將分析Richard(化名)的筆記按時間順序分類整理,先前接受Klein分析的Elliott Jaques在此事上助她一臂之力。這些筆記日後會成為《兒童分析的故事》(Narrative of a Child Analysis)出版,這是Klein唯一的一則完整分析案例。

5月6日,英國分析學會紀念Freud百年誕辰。

Donald Winnicott被選為新任學會會長。


Ernest Jones留影
Ernest Jones留影

1957

6月,備受爭議的《嫉羨與感恩》(Envy and Gratitude)一書出版,此書是在Elliot Jacques的協助下,將Klein 於1955年日內瓦精神分析大會發表的論文增修之後完成。

該年Klein 75歲。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在大壽當天,致贈她一套維多利亞式的石榴石與黃金飾品。



1958

Ernest Jones 於2月11日辭世,享年79歲。


聆聽一段Melanie Klein此時期的錄音。

錄音文字稿:[我知道]柏林有這麼一位知名精神分析師,他提到在分析當中,有時候幾個月間[他]都不發一語,而且這種情況不時出現。我不認為Freud會用這種態度分析,Abraham也不會。我有很好的理由推測Freud不會如此,但我非常確定Abraham絕對不會這樣。不過,若要我去比較,現在的詮釋方式和當年Abraham做的詮釋有何不同,我會說現在給的詮釋比較多,最重要的是,這些詮釋走得更深,更能接觸到潛意識。


1959

Klein 於1959
Klein 於1959

《兒童精神分析》(The Psycho-Analysis of Children)的法文版,先是經法國精神分析師暨哲學家Jacques Lacan翻譯,但未完成,最後轉由Françoise和Jean-Baptiste Boulanger夫婦完成法文版本,此時終於出版問市。

Klein在倫敦宣讀〈我們成人的世界及其嬰孩期的根源〉(Our Adult World and Its Roots in Infancy),對象是一群社會學家。

7月,挪威哥本哈根(Copenhagen)的國際精神分析大會上,Klein發表〈論孤獨的感受〉(On the Sense of Loneliness)。文中,她探討回到嬰孩生命最初有母親全心在旁的渴求,但是這份渴求也是無法實現的。此文日後會收錄於她的作品全集第三冊《嫉羨與感恩》(Envy and Gratitude and Other Works 1946-1963)當中。


1960

該年春季,Klein被診斷出貧血症(anaemia),她變得精疲力竭且虛弱不堪。

暑假,Klein前往瑞士度假勝地維拉爾(Villars-sur-Ollon),希望在此靜養康復。Klein的兒子Erich與她結伴同行,但此時她的健康大幅惡化,幾乎病危。一回到倫敦她立刻住院,診斷出大腸癌,隨即在9月初進行手術。手術頗為成功,但在Klein不慎從床舖摔下摔裂髖骨後,健康情形又惡化,她於9月22日辭世。

Klein的遺體在戈德斯格林火葬場(Golders Green Crematorium)火化,告別儀式有許多親友同僚出席。Melitta不在場。


瀏覽更多檔案庫相片 ─ 點擊放大圖片,捲動瀏覽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