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

Advert for a lecture series by Klein in 1939
Advert for three lectures by Klein on ‘Psychoanalysis and Normal Development’, delivered in May 1939.

年初,在Eva Rosenfeld和Susan Isaac的提議下,「內在客體小組」(Internal Object Group;I. O. Group) 成立了。藉此,Klein陣營的成員可以定期聚會討論且凝聚彼此的想法,好應對反對陣營。

3月8日,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創立25週年,於薩伏伊飯店(Savoy)慶祝(儘管1914年第一次創立並未成功,學會仍選擇1914 年為創始年,而非正式成立的1919年)。Virginia和Leonard Woolf夫婦是當日賓客,Klein此時與他們首度見面。

該年,Arthur Klein 在瑞士西昂(Sion)過世,享年61歲。

9月3日,英國向德國宣戰。

許多倫敦居民害怕空襲而離開首都避難,Klein也暫時搬到劍橋(Cambridge)。

9月23日,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三週,Sigmund Freud因口腔癌病逝,享年83歲。

進入冬天,Klein重新修改〈哀悼及其與躁鬱狀態的關係〉(Mourning and Its Relation to Manic-Depressive States)。此文的初稿是在1938年巴黎國際精神分析大會上發表。


某些珍貴的默片畫面顯示,1939年,Melanie Klein曾與雕塑家Oscar Nemon在倫敦克里夫頓山丘路家中的花園散步。


1940

Klein的大姊Emilie Pick因肺癌於5月病逝,當時Klein不在她身邊。

6月底,在個案Dick(化名)的家長邀請下,Klein離開倫敦,前往蘇格蘭的皮克洛赫里鎮(Pitlochry)。那時,由於英倫空戰(Battle of Britian)逼近,倫敦變得非常危險。Klein因為想念孫子Michael和她在倫敦的工作,在聖誕節左右回到城裡。

Edward Glover出版《探究精神分析技術》(An Investigation of the Technique of Psychoanalysis)。此書幾乎在直接抨擊Klein與Klein陣營的觀點。


Klein兒童個案繪製的畫作
Klein兒童個案繪製的畫作

1941

到了1941新年左右,Klein在蘇格蘭已有4位分析病患,分別是Dick兄弟兩人和另外兩位醫師。她在皮克洛赫里鎮時,定期與Donald Winnicott通信,當時他們已是好友兼盟友。

4月底,Klein開始為10歲的Richard(化名)進行分析,Richard的心理障礙非常「特殊」,能激發豐富靈感。她立刻想為這個特殊案例寫一本書。

9月初,Klein離開蘇格蘭,回到倫敦。


1942

Klein坐在Anna Freud身邊,與Ernest Jones和在場其他人圍著桌子坐,輪流傳著一隻小貓
Klein坐在Anna Freud身邊,與Ernest Jones和在場其他人圍著桌子坐,輪流傳著一隻小貓

當時英國精神分析學會的會員之間,已彼此分歧內鬥多時,於是,學會開始陸續召開臨時特別會議(Extraordinary Meeting),第一次會議在2月25日,最後一次在6月。會議過程都相當激烈,「Klein陣營」與「維也納Freud陣營」甚至會惡毒地進行人身攻擊。會議期間,Anna FreudEdward Glover質疑Klein不是合法的精神分析師,而Klein的女兒Melitta Schmideberg則宛如不分青紅皂白地使勁發動攻擊,且頻頻針對Klien的為人,而非她的論點。此般在思想和人身方面的猛烈激戰,讓學會彷如徹底分崩離析。

第一場論戰(Controversial Discussion)在該年10月21日舉行。由於不同陣營間支持的精神分析理論彼此互斥,恐將學會一分為二,因此這一系列論戰乃針對這些爭議性理論熱烈辯論。Klein和Anna Freud是論戰的兩大核心人物,論戰期間,Klein陣營的理論被猛烈批評,甚至被指控為「偏離精神分析」。


1943

論戰進行到了1943年1月27日,Susan Isaacs向學會會員發表〈潛意識幻想的本質與功能〉(The Nature and Function of Phantasy)一文(日後收錄於《精神分析發展》Developments in Psychoanalysis出版)。這是精神分析史上相當關鍵的文章,內容闡明了Klein的嬰兒期潛意識幻想(infantile phantasy)概念既源自古典Freud思維,更與之密切相關,因此絕對合乎精神分析。此文成為此後至5月19日之間的每場論戰的討論焦點。


Klein〈嬰兒的情緒生活及自我發展〉(The Emotional Life and Ego Development of the Infant)的第一頁。此篇文章是1944年3月第四場論戰會議的主軸
Klein〈嬰兒的情緒生活及自我發展〉(The Emotional Life and Ego Development of the Infant)的第一頁。此篇文章是1944年3月第四場論戰會議的主軸

1944

1月24日論戰會議結束後,Edward Glover退出英國精神分析學會,認為學會不再忠於Freud學派,即,背離了精神分析。

2月16日,Klein首度親上火線,發表〈嬰兒的情緒生活〉(The Emotional Life of the Infant)一文,為接下來3月1日最後一場論戰設定主題。

Hanna Segal開始接受Klein分析,與Herbert Rosenfeld約略在同一時期。Segal和Rosenfeld都將Klein學派的理論繼續發展延伸,將精神分析工作推展至精神病邊緣 (borderline-psychotic) 個案和精神病個案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