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

Arthur Klein 18歲的模樣
Arthur Klein 18歲的模樣

3月31日,Melanie Reizes 與Arthur Klein結婚(前一日是她21歲生日),不過她的心情仍在為哥哥過世哀慟。他們婚後的新家位於羅森堡。

5月時,Melanie發現自己懷孕了。


1904

1月19日,Klein的長女Melitta誕生。


1905

Melanie和Authur帶著1歲大的Melitta沿義大利亞得里亞海岸(Adriatic coast)旅遊,走訪如第里雅斯特(Triste)和威尼斯(Venice)等許多地方。

同年,Freud出版《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


Melanie Klein 1906-1907間的模樣
Melanie Klein 1906-1907間的模樣

1906

該年春天,Melanie陪Authur赴羅馬(Rome)參加工程學大會。

經Melanie和友人Irma Schonfeld 鍥而不捨努力4年,她終於看到哥哥Emmanuel留下的手稿出版成冊。


1907

3月2日,Melanie生下長子Hans,她在懷孕階段陷入嚴重憂鬱症。

1907年末,因Arthur新任某間造紙廠的廠長,Klein一家搬到位於上西利西亞(Silesia,即今日波蘭的克拉普科維采Krapkowice, Poland)的小鎮克匹茲(Krppitz)。母親Libussa不久後搬來同住。


1908

Klein在克拉普科維采 (Krappitz)的家。1907-1909年間他們一家住在此處
Klein在克拉普科維采 (Krappitz)的家。1907-1909年間他們一家住在此處

Melanie變得越來越憂鬱焦躁,很顯然地,她婚後在這個狹小冷漠的城鎮過得非常不快樂。她經常外出探訪家人、朋友,也會造訪布達佩斯(Budapest)和阿巴西亞(Abbazia)。她也接受用碳酸泉水療等多種方式,治療她的「神經過敏」。再加上她的母親Libussa前前後後寫了一堆怪異、引人內疚且處處干涉的信,她更是很少在家陪孩子們。

此年Freud與匈牙利精神分析師Sándor Ferenczi兩人相識,一生信件往返超過1,200封,從這些信中,可見他們於公於私都發展出深厚情誼。日後Ferenczi會以分析師、支持者和友人的身分,影響Melanie Klein至深。


Photograph of Melanie Klein with her children Hans and Melitta around 1908
Melanie Klein with her son, Hans and baby daughter, Melitta, around 1908.

1909

5月左右,Melanie憂鬱症狀相當嚴重,她赴瑞士東部阿爾卑斯山區的庫爾鎮(Chur)進行療養。到了6月,她稍稍南移至聖莫里茲(St Moritz),此時膀胱出了些問題。從她母親一封來信中,可推測當時Melanie可能擔心自己再度懷孕了,那可是她的夢魘。

11月,Klein一家(連同Libussa)搬到布達佩斯市郊的施伐亥基區(Svabhegy)。

Freud出版5歲男孩的個案研究〈小漢斯〉(Little Hans),此為分析式兒童觀察研究的首例。這則案例是由Freud指導,實際進行分析的是小漢斯的父親。


Melanie與長女Melitta和長子Hans的肖像照,約攝於1908年
Melanie與長女Melitta和長子Hans的肖像照,約攝於1908年

1910

搬到布達佩斯後,Melanie很常與Jolanthe Vágó(Arthur的姊妹、Melanie的小姑)和Klara(Jolanthe的姻親,但已離婚)在一起。Melanie與這兩位女士很親,尤其是Klara。

該年暑假Melanie和Klara一起共度,她們去了柏林北邊波羅的海(Baltic Sea)的度假勝地,綠根島(Rügen)。

同年Karl Abraham創立了柏林精神分析學會(Berlin Psychoanalytic Society),他不僅在專業上與Freud共事,亦是Freud的摯友。日後他會為Melanie Klein進行分析,進而成為她極為重要的導師,深深啟發她的精神分析思維及情緒世界。


1911

該年8月,Klein一家在布達佩斯市區內移居,這次搬到玫瑰丘(Rozsdamb)區,是較為富裕高檔的地段。

暑假時,Melanie和Klara再度造訪綠根島。


1912

Melanie Klein 30出頭的模樣
Melanie Klein 30出頭的模樣

根據Melanie該年寫給母親的一封信(Libussa當時暫居於維也納),她那時覺得身體好多了,精確用語是「相當健康」。她提到進行了某種「治療」,雖未明述是何種治療,但很可能是心理治療,甚至有可能是精神分析。


1913

1913 年聖誕節前後,Melanie Klein發現自己又懷孕了。


1914

Klein在7月1日生下她第三個孩子,小兒子Erich,懷孕期間同樣深陷憂鬱。兩週後,1914年7月28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她的丈夫Arthur Klein和姊夫Leo Pick先後被徵召入伍。

Klein開始接受Sándor Ferenczi分析。Sándor Ferenczi是匈牙利精神分析師,是Freud的親近友人,亦是推動精神分析的重要人物。這是Klein人生當中頭一次能傾訴自己的情緒經驗,還能被一位集絕頂聰明、願意聆聽、敏銳洞察力於一身的聽眾傾聽。此時與Ferenczi相遇,幾乎成了她人生中的分水嶺。

該年某個時間點,Klein讀了Freud的《論夢》(‘Über den Traum,’ 1901;德文版),Freud在字裡行間展現的種種洞見和可能性,立刻令她興奮難當,決心投入精神分析。

Ferenczi在10月被徵召為匈牙利輕騎兵團的軍醫,但仍透過信件持續接受Freud分析。他也在軍中及短暫回到布達佩斯時,為某些個案進行分析。

當時Libussa的體重遽降,Klein一家在10月底帶她進行X光檢查。醫生當時排除了癌症,但Libussa很快併發支氣管炎,11月6日便病逝了。


Sandor Ferenczi 的黑白肖像畫
Sandor Ferenczi 的黑白肖像畫

1916

Arthur Klein因腿傷返鄉,Ferenczi亦轉調至神經專科醫院而回到布達佩斯。


1917


1918

9月28、29日,第五屆精神分析大會於布達佩斯匈牙利科學院(Hung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舉行,Melanie Klein參加了此盛會。大會中,她親見Freud宣讀〈精神分析治療的進展路程〉(Lines of Advance in Psychoanalytic Therapy)一文,更加鍾情於精神分析。幾乎可以確定這是她首度親見Freud現場宣讀作品,也是她一生中僅有的幾次機會之一。對Klein來說,此刻彌足珍貴,她終於和絕頂傑出、她萬分崇敬的精神分析創始者見上一面了。

Freud出版了知名論文〈哀悼與抑鬱〉(Mourning and Melancholia),並在文中提出攻擊和罪惡感是憂鬱症患者罹病經驗的核心。Klein從Freud的論點延伸,日後提出「躁鬱狀態」(manic-depressive state)的創新觀點,以及極具影響力的「憂鬱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概念。

接近年末時,奧匈帝國隨著君主王朝潰散而解體。一次世界大戰在歷經4年戰火和犧牲數百萬性命後,終於在1918年11 月11日落幕。


1919

彩色畫作/由Klein的兒童個案所繪
彩色畫作/由Klein的兒童個案所繪

7月份,Klein在匈牙利精神分析學會發表她第一篇兒童個案研究,對象是她的5歲兒子Erich。在此之後,她隨即獲頒為學會會員。

該年9月,反猶太的白色恐怖勢力在匈牙利掌權,Arthur Klein隨即離開布達佩斯和他的家人,前往瑞典。在此番猛烈的反革命反猶太風暴之下,幾乎讓當時匈牙利所有精神分析相關活動停擺,Melanie也帶著三個孩子前往羅森堡,到Arthur父母家避難。除了政治磨難之外,Klein夫婦的婚姻也進入寒冬,很明顯地,兩人一起生活是越來越不快樂了。


1920

9月,戰後第一場精神分析國際大會在荷蘭海牙(The Hague)舉行,Klein前往參加。她在大會上與Joan Riviere首次見面。

同年Freud 出版《超越享樂原則》(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並在文中提出全新的想法:「死的本能」(death instinct)。這個概念自Freud提出時就一直備受爭議,但在Klein的理論發展中卻佔有一席之地,尤其與幼兒的施虐性和自我分裂(ego-splitting)息息相關。


瀏覽更多檔案庫相片 ─ 點擊放大圖片,捲動瀏覽相片集